美文摘抄网>美文>伤感美文>十年相思晚

十年相思晚

久居i美文阅读网 117 0 2018-10-19 06:19:26

“相思恨,相思晚,蝶依花,忘忧情,蚀骨相思君知否……”

夜晚街巷,一抹艳衣红装的身影缓缓飘荡,人人关门闭户,幽婉空灵的歌声回荡。

“娘,外面有人唱歌,我想出去看看……”门内,一个尚未更事的奶娃稚声道。

“胡说什么呢,门外乃是杀人无数的妖娘,岂是你一个奶娃能够招惹的,听娘的话,进屋去吧。”谁料,那布衣娘子只顾挑灯碎嘴,待回神时,小小的奶娃已不知去向,堂屋门大开,届时心下一凛,无力垂坐。

“姐姐,是你在唱歌吗?”奶娃独自徘徊在夜街陋巷,空无一人的巷子暗无天日,瑟瑟寒风入骨三分,那小奶娃也是有些怕了,忽的,一抹身影缓缓逼近。

“姐姐,便是你了。”奶娃高兴地拍了拍小手,脸红红的,亮眸是她从未见过的清澈。

“你可知,我是谁?”女子生的一副妖娆倾城的面庞,诡秘一笑,面庞却是如霜的惨白,不似常人,唇似滴血般殷红,渗人心骨。

奶娃抓了抓小脑袋,眸子若星辰般明亮,浅浅一笑,道:“娘子便是那唱歌之人,歌声凄婉,煞是动听。”

“那你还想不想听娘子再歌一曲?”女子阴阴转过阴惨面庞,空冷之音似有些惆怅。

“梓潼自是洗耳恭听。”奶娃抬眸望着那似幽魂般的女子,心中有些骇然,话语也有些拘谨。

女子猛地一怔,红袖下赫然五节白骨悄然扼住孩童脖颈,阴恻恻道:“你叫梓潼?”

奶娃未经世事,望着那鬼魅女子眸中的猩红之色,蓦地晕了过去。

艳衣娘子阴冷一笑,白骨指尖剖开奶娃脖颈,可刚剖开第一层皮,一声凄厉喊声便回荡在夜空,久绕不绝,慑人心腑。

“宫墙霜斑驳,恨君十年相思,空作白骨……”

翌日,布衣娘子出门来寻时,那清秀奶娃立在门前,嘴角绽开一抹甜甜的笑。

故北如初,雪落山河。

驿馆中,一群人似乎围着一老者,听那老者碎嘴,入了迷。

“老夫乃是江湖医者,游遍山川江河,对这梦落主也是略知一二,听闻啊,那梦落主以萧音冠绝天下,名满荆门,曾以一人、一萧大败胡寇,便是有‘一萧一天下,一人一梦落’之说,只是,此人也是不近女色,曾有一女子妄想攀权附贵,结果却落得名节尽毁,人人唾弃,生不如死的下场,实是令人望而生却,可怜啊,可怜……”那老者喋喋不休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讲述一二,略显浑浊的眸子也熠熠生辉,面色赤红,很是兴奋。

“大夫啊,我听闻梦落主也是柔和似水,箫音扣人,平易近人,怎如你所说的那般令人畏惧呢?”驿馆老板娘脆声泼辣道。

老者灌了一口陈年佳酿,涨红了脸,喃喃道:“老夫不与女子争辩,不与粗鄙之人争辩……”

“公子,瞧见你风尘仆仆,衣束很是破败,想必是落考书生吧?”一铁骨铮铮的男子豪气一笑,向着身边落魄书生笑道。

书生瞥了男子一眼,不语,闷头喝酒。

可男子却着实颤了一下,那书生的眸光,似是寒冰,透人心骨。

男子讪讪走开。

洛河边。

落魄老者提着酒壶,低低咒骂道:“老夫纵行江湖多年,岂是她一个小小驿馆娘子可比拟的?“

“大夫。”一清澈冷冽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老者惶然回头。

正是那刚刚驿馆的闷头书生,只见那书生一身寒酸,衣不蔽体,很是破败,面容也是平凡,与寻常穷苦人家无异,只是那一双清亮摄人的眸子,却是有些古怪。

“这厮有礼。”书生清冷道,旋即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淡道:“小人对梦落主也是了解一二,想细说与大夫,可知……”

“公子说来便是。”老者正苦愁于落魄境地,甚至于连酒钱也付不起了,刚在驿馆的一坛美酒,便是那泼辣老板娘赊账与他的,此刻自是见钱眼开,心头虽有疑问,却也烟消云散了。

“梦落主,箫音冠绝,琴音也不甚了得,曾遇一倾城女子,暗许比翼之心,琴瑟和鸣,和出举世佳作,可惜,那女子在佳作将成之时,一纸书信,不知去向,空余梦落主痴等,便是十年。”书生轻声淡道,清亮眸子顾盼流光,将银子递与老者,娓娓道:“那两曲佳作,便是《思音曲》和《若落引》,那人,只是一介蝶妖,梓依。”

老者骇然,心中已知七八,哆嗦道:“不知公子所欲何意。”

书生莞尔,河边乌蓬小船摇曳,望向九天之上的梦落亭,似有些恍然:“今日便是十年之限,以汝血祭,便是十年相思终时。”

老者惊得银子落地,面上已是一片惶恐,颤颤道:“梦落亭下,竟杀生放肆,你难道……”一声脆响,老者便已人头落地,眸子似含了万般不甘惊恐。

书生轻拍了拍手,身后,一抹升腾黑气缠绕,那书生却已落魄不再,艳衣女子倾城一笑,眸中清澈却不及眼底一抹嗜血。

“妄言梦落主之人,血祭于此。”

“梓依……”一声微乎其微之音唤回她,待回眸时,一霜衣墨发的男子缓缓落地,面容清秀,幽深的眸子紧锁着身前绝色娘子,邈邈之音中隐了一丝无奈。

“大人不在阳台闲逸度日,却一路跟随小女子来这人烟密集之地,委实奇怪。”女子轻轻一笑,将死去老者的双眸挖出,吸入清亮眸子中,又微微蹙眉,轻嗤一声:“这年老之人的眼睛还真是难以下咽啊……”

“若是那梦落主知你乃为一只蝶妖,还会痴痴苦等么?”男子玉手轻挥,那尸体便已烟消云散,不见了踪影。

“呵,不成,大人想……”身形一动,纤指便扼上了男子如玉脖颈。

“回头是岸。”男子苦涩轻笑,幽眸深邃,任她宰割。

“大人请回吧。”梓依蓦地松手,信步向轮廓绰约邈邈的亭子走去。

男子长叹一声,消匿在袅袅白烟中。

不老梦,人心旧。

“梦落主因故垂危,卧病不起,还请娘子回吧。”亭外书童脆声道,将艳衣娘子拦在亭外。

梓依却也不恼,纤指轻点,一抹幽幽黑气升腾而起,那书童已魂去九天。

艳衣女子缓步轻摇,如沐青莲,静静垂坐于地,红衣席地,清眸怔怔望着榻上面容惨白的男子,虽憔悴万般,仍抹不掉逝去的刚毅俊容。

“梦落,我来了。”

男子微微轻颤,却已无力再语。

信手拈起玉枕边的古萧,轻声吹起,飘渺之音缭绕不绝,摄人心魄,倾城女子沐雪而立,清眸微阖,唇若泣血,纤指拈萧,凄婉哀转,青丝三千,银鬓如雪,拂起落雪纷纷,殇落一地情。

“你自谓杀人如麻,为何对一介凡夫俗子恋恋不忘。”只话音未落,又道“此生,唯一情字,毁你一生,不得善终。”

“善终……此生,我便要逆天而行,虽死不悔。”艳衣女子轻笑道,抚上榻上男子的眉眼,眸中尽是一生所念。

“苦苦痴等,为何……”雪落三更,清秀男子披雪立足,苦声叹道。

“十年相思负相思,你又可知,他所思之人绝非是你。”眉峰紧蹙,清秀俊容消匿于袅袅白雾,墨眸清冽,透人心骨。

红衣女子痴痴一笑,轻声诉道:“梦落,此生,唯你,别无所求,不求白头偕老,只求此刻温存。”

咬开皓腕,汨汨鲜血流出,隐隐黑气缠绕,妖冶一片,吸入口中,轻轻覆上那冰凉至极的唇,尽数吐入。

丹唇血迹点点,正如娘子眸中一抹猩红,肆虐。

睫羽轻颤,墨眸微睁,便是映入眼帘的一抹红,红的骇人。

“梓依……”轻轻涩声道,面容苍白,唇齿间却是一阵腥涩,令人作呕。

娘子怔住,回眸,清眸中点点笑意。

“不,你不是梓依,你不是。”梦落喃喃道,玉手颤颤指着眼前非人非妖的艳衣女子,玉面一片土色。

“不,你不是人。”

一抹诡异紫烟缓缓渗出,异香扑面,融落一地碎雪,艳衣娘子面色煞白,清眸已阖,徐徐坠地。

再醒时,一片晦暗潮湿,冷风入寒骨。

猛地抓住牢中护栏,白皙面庞一半倾城,另一半却是扭曲诡异的蝶纹,狰狞恐怖。

“蝶妖么?”梦落诡异一笑,眸似万年不解的寒冰,寒气阵阵,茕茕玉手轻轻抚着笼中呆滞的绝色佳人。

“你……不是梦落?”梓依轻声颤道,清眸中淡淡惊异。

“不,我是。”梦落轻声笑道,匕首寒光若隐若现,墨眸隐着一丝狠色,轻嗤出声:“我此生唯一之人,便是死于你手中。“

“你……便是一早就知我是蝶妖?”艳衣娘子无力垂坐,眸子寒星点点,摄着寸寸凉意。

“以你血肉为祭,唤九天魂魄,待寒冰融化,万物归寂时,便是我迎娶烟月之时。”

“梓潼……”

“他早已魂归九天,孽子,可有可无。”轻嗤一声,眸子嗜血寒光透骨。

匕首寒光乍现,贴合寸寸如玉肌肤,血如雨下,声声凄厉,回荡夜空。

眸中嗜血离去时,苍凉牢狱,唯剩一具白骨苍苍,血肉无存。

“你自诩逆天而行,终不得善果,皮肉剥去,唯余一具白骨铮铮。”一抹袅袅白烟恍然乍现,清秀男子苦叹一声,玉手轻拂,白骨无存,唯余一地落白,片片纷飞。

“听闻,昨夜梦落主牢中,又死了一人,听说皮肉尽取,下场凄凉,想必是妄想攀权附贵之人,唉……”

你许我十年相思,终成虚影。

我许你十年痴心,终得无果。

痴心负痴心,十年相思之人,非我,而她。

我无悔,痴心妄想十年,足矣。

你苦苦骗我十年,再归时,便将我送上不归路,灰飞烟灭。

“风随旧花落,相思恨,恨愁长……”

“你可知,这巷子中时常有一抹冤魂孤鬼游荡,艳衣红装,倾城绝色,扼人无数……这里曾是梦落主的故居,想必,又是一个为情而死之人吧……”瑟瑟阴风中,一个粗衣短袖的汉子疾步而行,一边还对着身边之人低低诉与。

“可怜天下痴心女子啊,落得如此下场,实是可怜……”身边之人微微轻叹,怅然失色。

“为何,不杀了他?”清秀男子静静伫立,目空远方,若有所思,眸似清寒,隐着一丝怜惜。

“我杀了他所念之人,本就该死,何来怨他恨他之说。”红衣娘子轻声笑道,白骨似的指尖垂落,淡道:“本是我痴心一片,现却落得孤魂野鬼,皮肉无存的下场,我亦有何忧?只是这整天靠轼人续魂,不得转世投胎的日子,着实无趣。”

“清大人,你说呢?”

江山未老,红颜旧。

明月栖山,残阳飘血,江山万里,坐观天下万千繁华。

“梓潼……”梓依痴痴一笑,唇若嗜血,白骨指尖轻拈一片荷包,倾城面庞阴白森然,阴阴冷风轻拂,空若无骨之音缓缓飘荡。

“你还活着……”

“他自是活着,不然,你又怎会遭其反噬?”清谷淡淡一笑,霜衣似雪,残眸缱绻,眉间沟壑轻舒。

“活着便好。”空眸黯然,似含了残阳,猩红暴虐,转瞬之间,便已消逝不见。

“终日嗜血杀人……续魂之术,恐是涂炭生灵……”沉吟片刻,化作袅袅白烟,稍纵而逝。

“夜夜无声,相思成疾,恐君暮色迟迟……”

“你……你……”一清俊书生大惊失色,坐落于地,纤纤玉指颤颤指着眼前夜色中若隐若现的艳衣娘子。

红衣曳地,唇边嗜血,眸中猩红,妖媚轻笑:“呵,你倒是像极了当年的我……落考书生,寻其所念之人……”

“只是,你可曾想过,落魄书生,苍凉莫过于此。”

“《思音曲》……早已失传于世,今日汝等三生有幸,得以一闻这绝世佳音。”朱唇轻启,清眸空洞,白骨指尖刺入书生皮内。

“啊……”

“三生远,远伦常,凄凄凉意披旧衫……”

茫茫夜色,残月流连,阴阴寒风入骨,凄凉人意。

“若不是我犯下滔天大罪,忤逆天命,倾情许诺于一介痴情蝶妖,你也不会这样死的不明不白。”袅袅白烟起,清秀男子玉指轻点,唇若赤羽,静静凝望着眼前皮肉无存的苍苍白骨,长叹一声。

“一切只因我起,便以我为终吧。”

春意盎然,暖风送寒,朱红纱幔轻垂,万人空巷。

“今日,可是梦落主迎娶烟家嫡女烟月之日,听闻啊,那烟月乃是一代巾帼,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无一不晓,其《若落引》更是天籁之音,只是,本有梦落主一曲《思音曲》却失传于世,连同作曲之人一同消逝于世,实是可惜啊,不得一闻那琴瑟和鸣之音了……”迎亲大街上,人如潮涌,各介布衣富甲争声阔论,无不羡慕的望着那朱红大轿,轿内,一抹清丽身影若隐若现,红盖轻揭,美眸流转生辉,笑意盎然,盯着楼阁上一抹艳衣身影,蓦地,唇边漾出一抹春风得意的绝美笑靥,朱唇轻启:“你,终是死于我手。”

红衣娘子轻怔,秀眉轻蹙,眉峰凝寒,旋即,又释然轻笑,淡道:“我,甘之如饴。“

陌上花开,无痕。

艳衣娘子静静伫立,眸中流连,顾盼生辉,清浅一笑,倾城绝容,熠熠生辉:“寒冰融化,万物归寂之日,便是我血肉无存之时……呵呵。”

“娘子,清大人说过,不会让你灰飞烟灭的,他既能以千年之行保你魂魄,定不会让你消失于世。”奶娃稚声轻笑,眸若弯月,清清浅浅。

“他本已自身难保,何来保我之说?”梓依轻叹一声,眉头轻敛,暗忖道:“他已为我放弃天神之位,耗损自身千年修行,将续魂之术诉与我,我又何德何能再劳烦与他?”

远方山岚绰约,街上一抹朱红煞是刺眼,苦涩敛眉,蓦地,肩上一重,待回眸时。

清秀男子笑意盎然凝视着眼前之人,眸似流水,笑意点点,墨发转白,飘飘洒洒,玉手轻搭于娘子肩上。

“清……清谷。”纤指轻抚白发,拖曳于地,朱唇颤颤轻启,眸中似已了然。

“此生,我痴心一片,意气用事,酿成大祸,负了你,也负了天下众生,命丧黄泉。”轻声浅笑,茕茕面庞似又苍白了几分,一抹袅袅白烟升起,隐没了男子面庞,清秀俊颜终是消逝。

“痴心负痴心,以我天神之身,保你血肉之躯,化作人身,此生,识你,无憾。”

“不……”望着白烟渐起,凝脂玉面消散,白骨指尖渐变凉白,血肉渐渐覆上,终是人事一空,独留一人怅然。

“清谷……”

“相思恨,相思晚,蝶依花,忘忧情,蚀骨相思君知否……”

……

“梓潼,看看,清大人回来没有?”简陋草屋前,一抹红衣倩影摇曳,唇边笑意点点,眸似细流,摄人心魄。

“娘子啊……”少年静静伫立,声声无奈,单薄立于草屋江畔,眉目清秀。

自清大人消失后,娘子便日日守望,望穿远岚。

袅袅炊烟渐起,“娘子,可是在找清某人?”

回眸,眼前清秀之人温眸笑意点点,笑声清浅。

“久等了,梓依。”

全篇完

一人,一城,一花,一木,一次,一生。

标签:相思
推荐伤感美文
  1. 来不及的等待只是一场梦
    来不及的等待只是一场梦
  2. 上苍,请你赐我三寸净土
    上苍,请你赐我三寸净土
  3. 彼岸,灯火阑珊
    彼岸,灯火阑珊
  4. 过往的故事
    过往的故事
  5. 一个人的生日一个人的孤单
    一个人的生日一个人的孤单
  6. 对不起,我爱的那个人
    对不起,我爱的那个人
最新伤感美文
  1. 冰毒之爱,你给的痛
  2. 匆匆那年,再见再也不见
  3. 捻一笺眷恋,这一世为你挥笔成痴
  4. 你的回眸,是我倾城的暖
  5. 我所喜爱的那些花儿
  6. 怀念那些走过的春天!
  7. 十年相思晚
  8. 心如落叶,风过留痕
  9. 孤星碎,残梦断,素衣寒
  10. 来不及的等待只是一场梦
热门伤感美文
  1. 冰毒之爱,你给的痛
  2. 我所喜爱的那些花儿
  3. 来不及的等待只是一场梦
  4. 匆匆那年,再见再也不见
  5. 你的回眸,是我倾城的暖
  6. 捻一笺眷恋,这一世为你挥笔成痴
  7. 为谁心伤(写的真好)
  8. 等待是难言的心痛
  9. 走过忧伤,走过回忆,走出低迷,找回自己
  10. 怀念那些走过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