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亲情文章>父亲的伟大,没有人能够写完这五个字

父亲的伟大,没有人能够写完这五个字

坚包子短文学 85 0 2019-02-05 04:26:14

那一年,一个年轻父亲诞生了。宝贝很可爱,跟他很像,他每天都细心的呵护着这个小家伙,他想,将来小家伙一定会很有用,有出息,是社会上的一个好人。他每天都这么想着,心里有说不出的甜蜜。而小家伙也在这种呵护下健康快乐的成长着。

那一年,他刚到而立,小家伙也有三岁了,他带着小家伙到游乐园玩,小家伙兴奋极了,不停得玩着玩那。他也不厌烦,只是笑呵呵得陪着,在小家伙身后充当最忠实的保镖,仿佛全世界都在他身后,他眼前只有这个还不到他大腿高的小家伙。他望着小家伙跑来跑去的可爱模样,不禁流露·出浓浓的爱抚之意,他跑上前,抱紧小家伙深深的吻了红扑扑的小脸一下,然后将其高举过头顶做飞机翱翔……

他们来到一处休息之地,坐了许久,刚要离开时,意外发生了……在一处游乐设施,因为管理员的疏忽,没有及时得检查设施,便让其运行,结果发生了意外,那座设施发生形变,起火……眼看就要爆炸了,而当时他休息的地方也是离那不远的地方。人们开始慌乱,四散而逃,乱成一片,不少人因为不小心摔跤而被踩踏成伤,到处都是哭喊声,场面十分不堪。

他紧紧得抱住小家伙,寸步不行,因为他相信,这里要比混乱的外面要安全得多,他望着那些慌于逃命的人们,神情也不免有些紧张,当他看到自己怀中的小家伙脸上不再有开心的笑容后,他内心不免紧了一下,故意舒展开笑容说,“宝贝儿子,你看,叔叔阿姨们在做游戏呢,看他们玩得多快乐。”之后,小家伙脸上微微恐惧的神情也云淡风轻了,随即对他说,“爸爸,我们也去玩吧。”然后摆了个超级可爱的笑容,盯着他的脸庞。

他微微一笑,道,“宝贝,爸爸今天累了,我们就在这休息吧,等下回家,叫妈妈熬汤我们喝,好吗。”小家伙很乖得答应了,不再出声。场面越来越混乱,而且有着不少的人与家人朋友走散了,不知所措得站在危险的地方。还有一些小朋友因为恐惧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令人揪心……突然,有着广播响起,是游乐园的工作人员的声音,“各位游客,请大家不要慌张,因为突发事故,本游乐场今天暂停营业,请各位游客有秩序的走出游乐场……”

随着这个声音的扩散,慌乱顿时减缓不少,大家也不那么恐惧了,一些狂奔的人也放慢了步伐。他抱着孩子,听到声音后也松了一口气,刚要站起身准备离开时,更大的危险降临了。“本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已联系消防部门,请各位游客朋友……”“崩……”一声冲天巨响,生生的将广播切断而去,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大家在惊愕了几秒之后,几乎是同时撒腿就跑,更加混乱了……

他刚刚走出几步就被这巨响连带的气浪掀翻,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不过他用自己有力的双手,死死的护住孩子,小家伙才没受伤。爆炸似乎没完似的一直都有,他也不敢乱动,生怕会有东西砸到小家伙,只是用他强健的身躯支出了一个空间,保护着小家伙。一件又一件物体被气浪席卷而出,很狠的砸向其他建筑设施。他保护着小家伙的同时,见到在另一个地方,一名同样小的孩子,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抽搐着,在他的背后,一根巨大的铁柱压住了他的双腿,不停地有着鲜血流出,染红了一大片的水泥地。

他脸上流露着恐惧之色,面色十分苍白,不停地呼喊着,“妈妈,妈妈……”在远处,有着一位中年妇女,她摔倒在地上,手掌都被蹭烂了,她眼神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突然,她眼神闪起一道精光,那位年轻的妈妈见到了那在远处被铁柱压着双腿的孩子,顿时眼泪夺眶,却无力起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位被压双腿孩子的身边不远处,年轻爸爸正起身,将小家伙紧紧抱住。他看着被压孩子,眼中十分的痛心,他想去救,可是周围太危险了,如果救他,那么怀中的小家伙必然会陷入危险之中,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怀中的小家伙,陷入了沉睡之中,因为刚才的冲击,昏迷了过去。

不过好在没有生命危险,这着实令得他松了一口气。不过现在他又陷入了思想煎熬中,面对着对面的受压孩子,他实在无法狠心抛弃,不过他更舍不得怀中正睡得正酣的小家伙。一时间竟是有些无法选择。远处,那被压孩子的年轻妈妈,看到站起身的他,和怀中小家伙,一时间大喜过望,眼中的悲哀之色一扫而去,希翼之色流露而出,她紧紧的盯着那年轻爸爸,渴望他能够将她的孩子从死神手中抢过来……年轻爸爸也看到远方那可怜妈妈的眼神,他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却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而是在反复思量着什么……

一时间,他的双腿竟是不听指挥了起来,因为他在做着最后的抉择,那关乎两个幼小孩子的生命啊……突然间,又有一处爆炸响起,威力无比的巨大冲击波将一片铁板掀飞,直接甩到他们刚才休息的地方,砸出一道巨大的裂痕,他们所处的地方越来越危险。已经容不得他们再做片刻的停留。年轻爸爸在此刻终于做下了决定,他望着那在微微喘息的孩子,愧疚之色毫无保留的流露,然后他在远处年轻妈妈的惊恐眼神中,迅速的抱起小家伙,便是往出口方向逃去……

他竟是丢下了另一个绝望的小家伙,他飞速奔来的背影在年轻妈妈惊骇的瞳孔中急速放大,年轻妈妈希翼的眼神也逐渐的淡漠下来,最后的希望破灭,年轻妈妈也面色惨白的昏了过去……游乐园门口。年轻爸爸飞速跑到门口,找了一个更少人的地方,将小家伙放了下去,确认一下周围安全之后,他蹲下来,紧紧盯着小家伙说,“宝贝,爸爸现在要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如果晚了,爸爸必将会有终生遗憾,可是宝贝,爸爸并不后悔……知道吗……你在这里等着我,不要乱动,等我回来,知道吗……嗯。”小家伙很乖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然后,他深深吻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然后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

游乐场休息处。这时,地面已经被乱的杂物砸成一片,到处都是狼藉。在不远处,一根巨大的铁柱横倒而下,其两端地面都是被砸出俩个面积不小的坑。其中央处,巨大的柱体死死的压着两条嫩白,细腻的小腿,在那小腿之下,有着一片惊心动魄的红色,血迹……小腿上方,一道娇小的身躯水平躺着,是一个小男孩。

此时的他脸色惊人的苍白,呼吸十分微弱,不过幸好小胸膛还有着点点的起伏,不过他此时的状态也十分堪忧……不一会,一位高大的青年男子飞奔而去,此时的爆炸已是停止,所以他立刻赶到了小男孩身边。双手用力的将铁柱抬至别处,然后也不管那血肉模糊的小腿赶忙将其抱起,然后立刻往外面跑去。此时的外面,已是有着许多救护车与消防车停靠,男子火速将其放上其中一辆救护车,然后送往医院。

不幸的消息传出,小男孩因为失血过多,又没及时送去医院,不幸离世。这一消息的传出,令得小男孩的家人一夜之间白了头,悲伤笼罩着他们。其妈妈更是一次次的晕倒,一次次的裂心……而送小男孩去的男子,也就是那位年轻的爸爸,更是愧疚万分。而当年轻妈妈醒来之后,见到了他,更是恨不得让他去陪自己的孩子,一遍遍的问着他要孩子,因为在她看来,就是因为他的抛弃,才让孩子变成这样,离他们而去……

之后,更是有媒体关注了这件事,被当时在场的伤者爆料,就是因为他,只顾救自己的孩子,才导致了这起悲剧的发生。一时间,年轻爸爸处于各种舆论压力中,有人说他冷血,有人说他自私,有人讲他无情……各种各样的舆论抨击着他,令得他压力十分庞大。

当一家知名媒体提出采访时,他欣然接受。要知道,在当时那样大的舆论压力下,想要保持淡定是十分不容易的,一般人都是躲都躲不及,可他却接受,显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大家原来是抱着批斗他的心理去关注这场采访,可是他在采访中说的一段话,让全世界都闭上了嘴……

他说:“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及时得救下他,我真的十分惭愧,那场意外实在是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造成了这么大的意外……当时我抱着我的小家伙,心里挣扎万分。看到那位年轻的孩子妈妈眼神中深深的求助之情,我内心真不是滋味,同样是为人父母,我很能理解她,包括事后,我也没有责怪她,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呢……我真的是难以抉择,不过在那种时刻,我必须做出决定,不然只会迎来最差的结果……在最后,我的本能是我自己的孩子先,我承认我自私,但是我确实是从内心里选择了我孩子,因为要我像小说那样放弃自己的孩子,来救别的孩子,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也许你们会说我是个英雄,为社会造福,传递正能量……可我不想要,我只是想自己的孩子陪在自己身边,仅此而已……事情已经发生,我只能对那位小男孩以及他的家人说一句对不起……也许,许多年后,我仍会记起这件事情,我会用深沉的情绪缅怀它,或许有着愧疚,但是,我绝不后悔。无论大家如何评价我,我不在乎,我必须尽好我保护我的小家伙的职责,因为,我是孩子的父亲……”

说这段话时,他十分的淡定,都是十分平淡的语气,可是,细心的人都会发现,那古井无波的眼神中总是有着情绪波动,但被刻意地掩饰下来了,但是那波动,从一开始,一直存在。

场外,许多人已是泪流满面,有的是同为父母,有的则是听完之后才理解父母的不羁儿女……

标签:父亲
推荐亲情文章
  1.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2. 父亲的孤独与痛
    父亲的孤独与痛
  3.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4. 深刻的爱
    深刻的爱
  5. 今又重阳
    今又重阳
  6.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最新亲情文章
  1. 请你告诉妈妈
  2. 我爱家乡的桥
  3. 致——与世无争的您
  4.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样爱我
  5. 清明祭祖思亲人
  6. 重阳佳节话孝道
  7. 劳动和快乐
  8. 是恶魔也是天使
  9. 《茶余饭后》话随笔
  10. 不是省油的灯
热门亲情文章
  1. 我爱家乡的桥
  2. 请你告诉妈妈
  3. 回家吃饭
  4. 又是一年樱桃红
  5. 你不曾远去——怀念我的曾祖母
  6. 三种不同的母亲
  7. 祭奠我远去的母亲
  8. 沉默的父爱
  9. 自己的内心对一切人都是诚敬低下感恩报恩
  10. 天堂里的母亲,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