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亲情文章>三个娘

三个娘

老来短文学 25 0 2019-02-21 17:04:30

忘不了的是那个布谷鸟叫的季节,父亲催促着母亲说:“陕西的麦子熟了,我要去赶麦场去。”母亲借着朦胧的月光,提起门旮旯里的几个粮袋,抖了个底朝天,而那些落在筛子内的豌豆、莜麦、青棵还有糜子,合起来不足一升。这些杂粮被放进了煨热的锅里,不一会便爆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杂粮炒熟后,母亲背着去了村头那个古老的磨窑,磨窑的半墙壁上挖了碗口粗的窟隆,里面搁了一盏煤油灯,这盏灯是村子里公用的,谁家磨面,谁家添煤油。母亲添了油,划根火柴燃着,灯光幽暗幽暗的。

那盘古老的石磨在幽暗的灯光下,显出了孤独的影子,母亲一股脑儿将杂粮倒在了磨盘上,然后抱着那根弯了的推磨棍吃力地围着磨台一圈圈地转着,那些通过磨眼的杂粮被磨碎了,白不白,黄不黄地落在了磨台上,人们管它叫炒面。那些炒熟了的五谷散发出香喷喷的诱人的食香味,我用右手食指粘了炒面,连同指头。

一起放进了嘴里,真香啊!母亲停住了脚步,用衣袖拭去了额头上的汗,又从肚兜里掏出一个空了的火柴盒,装满了炒面递给我,轻轻地说:“乖娃,听话。你只能吃这些,其余的留给你爸爸在赶麦场的路上吃。”我接过装有炒面的火柴盒,坐在了磨窑的门槛上,一边用舌尖舔食着那盒美味,一点一点地,生怕一下子舔完了,一边听着母亲哼着的曲子,还有那口古老的石磨唱着五谷的歌,那时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黎明时分,天降起了朦朦细雨,父亲背起了他的行装出发了。母亲拉着我跟在父亲的身后,谁也没有了言语,只有脚下“吧嗒、吧嗒”的泥巴声。到了村口,父亲回过身来躬下腰,用他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我的脸蛋时,我却顺手去摸了一把父亲背着的炒面袋,父亲似乎明白了什么,急忙解开袋子,伸手抓出一把递给我,我撩起布衫襟子接了过去。母亲看见了,有些生气,偷偷地拧了我的耳朵,尽管我克制住没有吭声,父亲还是从我带有异样的脸上发觉了真相,他埋怨了母亲几句,就匆匆地消失在雨雾中。

回家的路上,我看见母亲的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不停在流着。她不停地诅咒我:“饿不死的,呆在家里还这么贪食,你的爸爸要步行好几百里的路呢,没了吃的,他会寸步难行啊!”我不知怎的,突然发誓,一定要把炒面留给父亲。我用旧报纸裹了起来,搁在窗台上,等着父亲向来。

四十多天过去了,有天清晨,门外榆树梢上的喜鹊“喳喳喳”叫个不停,母亲高兴地对我喊:“你爸爸今天要回来了。”我们带了一些野菜饼去了村头的山坡上,母亲用镰刀一边割着草,一边张望着川底的那条道,日头快要落山了母亲失望地自言自语道:“看来他今天不回来了,咱回家吧。”回家的路上母亲仍不死心,走几步回头望一眼,那时候的我还不能完全理解母亲对父亲的爱是那么得真诚。

半夜里,突然传来敲门声,母亲一骨碌翻身下炕迎了出去,门缝里透进了月光,我看清了进门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我的父亲回来了。我惊喜极了没顾得穿衣服,就去窗台上摸了那包炒面向父亲喊着:“爸爸,你总算回来了,想死你了,这把炒面我给你留着。”我还想向父亲唠叨些什么,可我的父亲一下子扑了过来,紧紧地抱着我赤裸裸的躯体,我差点喘不过气来,父亲一句话也没说,不停地用他那喳胡子贴着我的脸蛋,还有那湿湿的泪液滴在了我的脸上。

母亲划了根火柴,灯亮了。我看见父亲。那脏兮兮的脸颊上留下了两行泪水的痕迹,我用纤嫩的小手梳理着父亲零乱的头发,发现头发里还藏着几粒陕西的麦子,还有那麦壳,我小心地收了起来,放在手掌上,久久地凝视着,这就是陕西的麦子啊。

父亲的炒面袋里有晒干了的陕西蒸馍片,这是父亲在收麦子的地里吃饭时,趁人家不注意,偷偷地藏了蒸馍,然后切成片,放在麦梗上晒干后,小心地装进袋子,步行几百里路程带回来的。母亲烧了开水,将那蒸馍片煮在锅里,我美美地吃了两大碗,父亲看见我这狼吞虎咽的样子哭了,母亲也哭了。而在我的心里流淌着一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香甜。

记得三岁时,随父母踏上逃荒之路,离开了生我养我的老家---静宁的一个村庄。是初春的傍晚,母亲带着我还有二姐,刨完了院墙内的一犁沟大葱,提在筐子里,去请假,队长是位妇女,年龄和母亲相当,也是小脚。她说话的声音很大,记得我们走了好远。她还跑出自家门口喊着母亲的名字:“明早一定得回来!社里的活结忙很!”母亲答应着,蚊子似的声音。

其实是母亲撒了谎的,说要到我的姑姑家走亲戚,其实是准备出逃的。就在那天半夜我的父亲和哥哥大姐一起赶到了姑姑家,趁着夜色,我们一家五口踏上了逃荒之路。路过宁夏的隆德,爬上六盘山,经平凉,泾川最后落脚到了几百里外的灵台县。二叔在西屯的一个大队当老师,经人托说我们插队到了星火公社的罗家坡大队胡家山小队。队里只有三户人家。马姓的两户,胡姓的一户。胡姓的便是队长家。

我大姐后来嫁给了队长的儿子----一个瘸腿儿。就在这程路上,母亲常常说:“出门要低三辈,要嘴软。”我亲耳听着母亲把和自己相仿的妇女婶子长婶子短的喊着,从人家手里接过了食物,再分给我们吃。父亲转悠上一天布口袋总是空的,后来他就带上了我。我的嘴软,加之年龄小,很能赢得旁人的怜悯,讨吃的自然多些。

数十年过去了,总记得母亲的叮咛,尤其出门在外,我就会把自己看的很低很低。有时候明知是自欺欺人,可终究还是忍了下来。一九七六年的农历三月,母亲离开了人世,那时我九岁了,母亲一路逃荒的艰险经历总在我的耳边回荡。母亲当时正有身孕,一个生下来就夭折了的我的弟弟,自然让我的母亲难过了好久。

母亲的离世,让我对母爱有了另一种期盼和奢望,看着同伴在母亲面前撒娇,吃着母亲做的馍馍和饭时,总为冰锅冷灶的自家悲伤,最难过的是深冬,一双冻得像馒头一样发肿的小手,放进被窝里暖和一阵子痒的钻心的难受。看着自己烂的掉着棉絮的棉袄袖头,鼻涕抹的黑光油量,心里就会呼唤着:“娘活着的话该多好呀,就会有人给我拆洗棉袄了!”

没有母亲的孩子,自然就会短了精神。也就是人常说的娘是娃的精神,爹是娃的勇气,二者缺一不可。长大后,对于母爱我渴望到了极点,娶了妻,总想着从自己妻子那里也能得到一点。可妻子毕竟是妻子,还是替代不了的。好在岳母像娘一样的关心和照顾着我,让我的心灵有了些许的慰藉。

我有两个岳母,一个是前妻的娘,一个是现妻的娘。

和前妻生活了六年,跟她的家人来回走动了六年。六年来,我和岳父、岳母的感情变得如同亲人一般。岳母疼我,尤其是我的女儿出生后,她变得最为明显。我家的生活条件不好。每到岳母家,她总要设方想法给我做些好吃的。岳母的面擀的好,刀工也好。面切得细细的。猪肉臊子和酸汤。我美美地能吃四大碗。我抹抹嘴打着饱嗝。岳母还要问:“吃饱了么?再来一碗。”我感激地回过头去冲她一笑,算是答应。

岳母没有生儿子,这对于岳父来说是一件憾事。他出门总觉得抬不起头来。农村人就这样,重男轻女。岳母更是难为情了。生了6个女子,就是没有一个儿子。使她总觉得欠了岳父的情,有愧与他。前妻是老五,我自然是五女婿了。岳母疼女婿是出了名的。可对我疼的更不一般。致使另外几个“挑担”对我意见很大。

都说我简直是岳母的一个儿。他们只是半个了。说实话,我和前妻曾把两个老人家差点给气死了。那时,我刚复员回家,偶尔认识了我的前妻。一来二去有了感情。前妻定了娃娃亲,对她的那个不感冒。她想毁约,岳父岳母就是不答应。迫于无奈,我们私奔了。私奔对于当时的农村人来说,是天大的新闻。岳父岳母抬不起头来,是可想而知的了。记得我两在外奔波了十个月之后,偷偷摸摸地回到了家。岳父知道后,提着赶牛鞭,直奔我家来领人。岳母远远地跟着。就在岳父冲进门的瞬间,岳母也踉跄着跨进了门槛。急横在女儿的前头,岳父举起的鞭子在空中停了好一阵子,又落下了。

岳母还一个劲儿地给我使眼色,我急忙溜出了大门。家里的事就留给了我父亲来处理了。邻居也来帮忙,好说歹说,我的岳父总算消了气。可张口向我家要了彩礼4600元。为缓和矛盾,我的父亲满口答应。临走时,他们带走了我的前妻。我跑前跑后,东挪西借凑够了3000元。再没办法了。哭丧着脸来到岳母家。岳父数了我上交的彩礼,没好声气地说:“再去寻,啥时间寻够了,再来接人。”我回头看着前妻,想从她那里得到求助。可前妻装着没看见似的。急得我流出了眼泪。岳母看见了我的可怜样。帮腔道:“钱?说寻就寻么?叫女子还过日子不?”岳父听岳母说了话,又说道:“我给你再少600元。咋的?”岳父明在问我,其实在问岳母。岳母没吭声,手抹着围裙走了出去。我蚊子似的声音答道:“成,我给你寻去。”

出了村头,我远远地听见后边有人在喊。回过头去,看见我的小脚的岳母,朗朗跄跄地追了上来,喘着粗气说:“死老汉,爱钱爱疯了。看把你逼的。”说着她从围裙下边的兜兜里摸出一沓钱来。递给我说:“赶紧拿上。过了明儿个,你就来,说钱是借下的。”接过钱,我差点给她跪下了。我真想喊声:“娘,你真好。”可我没喊出声来。只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岳母劝说道:“赶紧回去,日头落山了。”我揣着岳母垫资的1000元,心里有说不尽的感激,一路小跑,回到家里。把这事告诉了父亲。父亲惊喜地说:“我娃命大,遇到了个好丈母。你可要好好的对人家的女子。”“嗯!”那夜我睡的好香好香。

从此,我在我的心目中有了岳母的另一个形象。岳母喜欢抽烟,这是她已久的习惯。可能是为没生个儿子,而解闷吧。我每次看她,总要带一两条烟去。岳母接过烟,眼睛笑眯眯的,把烟藏到厦房的麦仓背后。她怕被其他几个女婿偷享了。

直到前妻要跟我离婚,岳母还在劝着我,说一个大男人家,要冷静些。可终究我没挽回我前妻弃我而去的决心。那时,我的女儿才四岁多,我只好把她托付给了我的岳母。岳母牵着我的女儿,看着手足无措的我,泪水流成了河。我打起行装离开岳母家,决定去新疆打工时,岳母一手牵着我的女儿,一路小跑,跟在我身后。我大步走着,怕我的泪眼被她看见。她还是哽咽着说:“那么远?咋么活呀?”我说:“娘,你回去吧,新疆大的很,难道就没有我立脚的地方么?”岳母才停住了脚步。等我爬上山梁,回头望去时,看见岳母和女儿,一动不动地在原地站立着,像两根孤立的稻草,扯着我的心。

后来的日子,岳母一直关心着我。偶尔打个电话,就会问我成家了么?也该成个家了。每当我听到她老人家的问候和安慰,我就会想起过去,想起做她女婿的情景。后来我又成家了。前岳母听到消息后,高兴的不得了。尤其听说我有了儿子后,她逢人就说,仿佛我的事就是她的事一样。

现在的妻子是一个高度残疾的女人。在她两岁时,一次高烧,使她两条腿变成了最严重的小儿麻痹症,行动十分不方便。我们通过媒人介绍,相识,相知,到了相爱。最后走到了一起。岳母把女儿交给了我,似曾放心,也不放心。通过三年多的来往,岳母终于了解了我,也认可了我。

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还在做人上也给了我一定的启迪。有一次我在岳母家,正好碰到给我单位送水的人来给岳母家送水。我就掏出单位的水票递给他。被岳母看到了,她立即制止并生气地说道:“公家的墙角就叫你们这样挖呀!”我被岳母说得烧透了脸。小舅子打趣道:“娘说的太玄乎了吧。”岳母板着脸说:“以小见大。都这样做,可想而知了。”我什么都没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岳母家的条件好。可她做人低调,从不炫耀什么。她喜欢走路,喜欢捡破烂,喜欢把好吃的东西送给街坊邻居。我从她的身上也领悟到了许多人生真谛。岳母几乎没上过学,可她总让人觉得是个知书达理之人。岳母疼我,她把这种爱转在了我的女儿(前妻所生)身上。给我的女儿送衣服,送好吃的,把我的女儿像自己的亲孙女一样对待。

我生命中的三个娘,用三颗最善良的心灯,照着我走在人生路上。想着她们,看见她们,即便在寒冷的冬季,也让人倍感温暖。

作者简介:柳振师,1967年生,甘肃静宁人。89年入伍于兰州军区后勤部某分部,培训与西安陆军学院军械修理工训练大队车工专业,后从事政工宣传工作。作品散见于《工人时报》《辽宁青年》等报刊。现谋职于新疆阿克苏地区文化艺术中心。

地址:新疆阿克苏地区西大街8号阿克苏地区文化艺术中心邮编843000

推荐亲情文章
  1.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2. 父亲的孤独与痛
    父亲的孤独与痛
  3.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4. 深刻的爱
    深刻的爱
  5. 今又重阳
    今又重阳
  6.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最新亲情文章
  1. 请你告诉妈妈
  2. 我爱家乡的桥
  3. 致——与世无争的您
  4.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样爱我
  5. 清明祭祖思亲人
  6. 重阳佳节话孝道
  7. 劳动和快乐
  8. 是恶魔也是天使
  9. 《茶余饭后》话随笔
  10. 不是省油的灯
热门亲情文章
  1. 我爱家乡的桥
  2. 请你告诉妈妈
  3. 回家吃饭
  4. 又是一年樱桃红
  5. 你不曾远去——怀念我的曾祖母
  6. 三种不同的母亲
  7. 祭奠我远去的母亲
  8. 沉默的父爱
  9. 自己的内心对一切人都是诚敬低下感恩报恩
  10. 天堂里的母亲,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