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亲情文章>心锁

心锁

心梦成韵短文学 29 0 2019-02-25 17:08:18

65年前,在一个山区农村破烂的农屋前,来了一个6-7岁的要饭男孩,他衣服破烂不堪。由于营严重不足,他面容樵粹且苍白,他摊坐在大树下背靠着大树,一点力气也没有,几乎就只剩一点点微弱的呼吸象征着他生命还活着。但是,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闭上过,那双还算有神的眼光,始终望着对面农屋大门,希望它打开,并且出来一个人,准确地讲,出来那个天天给他送吃的小姑娘。

他叫什么名字?从什么地方来?这一切都无人知道,就连他自已也不知道。但是,他在这里已经躺了好几天了。

农屋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但只开了一道缝隙,一个只有5—6岁的小姑娘从门缝里往外左右望了许久后,才慢慢地推开那道简易得不能再简易大门,然后轻轻地,一步一步地向男孩走来,在她的手里拿着两个有鸡蛋大的洋芋。这是她给男孩送来的,这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天,第几次了,反正只要她爸不在,她就会偷偷地给他送吃的过来。

小女孩叫珍珍,今年不还不满6岁,她妈在生她时就因难产去世了,现在只有她和爸二人相依为命。她爸每天都是一早下地干活,要天黑才回来,这个家就靠她爸顶起,过得也是紧紧巴巴的。其实珍珍是把她爸每天给她准备的午餐,分给了小男孩,说实话她也并没吃饱,只是她看见小男孩就快要饿死了,她实在不忍心看到小男孩就这样饿死在她们家门前。

就这样,几天过去了。一天,忽然下起了大雨,小男孩被雨水湿透了全身,虽说不是冬天,但是山里的气温总是比外在冷许多,小男孩全身发抖,卷缩着身子,没有别办法------这种日子他已经习惯了。

在一旁偷偷在门缝里一直看着她的珍珍,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似乎她同样象小男孩一样被大雨浸泡着一样,珍珍两眼充满泪水,只不过没有哭出来罢了。

终于,珍珍冒着大雨跑了出去,一把拖往小男孩直往家里跑。小男孩并没有拒绝,跟随珍珍进了屋。在珍珍家里的火园里(山里人专门围着烤火的地方),珍珍不停地添柴火,小男孩很快就没再发抖了。

这时后,她爸也被大雨淋了回来,一进屋就看见这位“叫花儿”。他大吃一惊,珍珍马上就向爸说明了原由。这位中年山里汉子,并有没说啥,他看见心爱的女儿如此热情,而且天上还在下着大雨,就是他在家,他也会这样做的。

这个晚上,珍珍爸让小男孩就睡在火园旁边的柴角里,抱了一床破棉被给他,小男孩很快就睡着了,也许这是他平生以来睡得最舒服,最温暖的一个晚上。

珍珍爸却一个人坐在火园的角落里,不停地抽着叶子烟,使劲地想着一个问题:明天如何处置这个“叫花儿”?

珍珍爸收养了小男孩,给他取名叫文天。从此,这一家三口的山里人家便增加了不少色彩,文天和妹妹珍珍一起玩,一起上山砍柴,割草,放羊。珍珍爸仍然是天天一早下地,天黑回家,所不同的是,每天回家,家的的晚饭便由文天兄妹二人给做好等着父亲回来。

妹妹珍珍自从有了一个文天哥哥以后,快乐不少,她非常喜欢这个从天而降的哥哥,一天到晚总是跟在文天哥哥后面,她从心里太喜欢和他在一起啦!

日子过得也快,一晃几年过去,文天满十岁,珍珍也快9岁了。一天,村上有人家娶新媳妇,他们三口当然要去的,欢闹一天回来的第二天,珍珍问哥哥啥叫“娶媳妇”,哥哥也说不清,就含糊地回答:“就是女的是男的媳妇,一辈子就跟着男的了”。妹妹珍珍便说:“那我也一辈子也跟着你,也就是你的媳妇啦”!哥哥不知咋回答。

紧接着珍珍就提出:“那我俩也来拜堂哈”!于是二人就在树林里,插上树枝,文天也给珍珍戴上一朵野花,二人就象昨天看到的一样,跪在地下,拜了,笑了,然后双双倒在地上,珍珍说:“从今天起,我也就是你的媳妇啦”!珍珍躺在地上问文天,我都是你“媳妇啦,你送啥东西给我喃?”文天一时回答不上来,顺手在地下捡了一个粉红色花石头,一个很漂亮,有点象个胖娃娃的头像的石头,就给你这个吧,珍珍欢喜地接过来,开心地笑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下去,但是家里的生活却一天不如一天地艰难,兄妹二人一点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总是吃不饱肚子,珍珍爸也显得象生病一样,连走路也很吃力、艰难。

一天夜里,珍珍爸坐在火园里直到天亮也没起身。第二天一早,珍珍爸对珍珍说,他带文天去城里买点吃的回来,叫她在家等着。文天也不明白去啥地方,跟着爸进了县城,城里真大,文天来过,只不过记不起现在究竟在什地方。珍珍爸要文天坐在阶沿边等着,过了许久,珍珍爸和另一个中年男人一起过了,那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包子,一到文天跟前就把包给了文天,文天真的是饿极了,接过来后,刚想送到嘴边,他马上收回来,把包子分成两半,一半给了爸,另一半才送进口里;爸并没有急着吃,而是蹬下来给文天说:这个叔叔带你去一个能吃饱饭的地方,你跟他去吧,你去了的话,叔叔还要给家里粮食,让珍珍吃饱,孩子,你去吧,为了珍珍。

文天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是,爸已经说了,他要是去了,珍珍就有饭吃了。就这样,文天被那个那个陌生男人拉着走了,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去了……文天边走边回头望着爸,望着正流着老泪的爸,这个养育他7-8年的爸;没有这个爸,也许就没有他的存在了;就是这个爸让他拥有了珍珍妹妹,是珍珍妹妹救了他的命,是珍珍妹妹让他从此不再过那“叫花儿”的生活;他平时一直在想,我这一辈子也要保护珍珍妹妹。今天,爸说了,是为了珍珍妹妹,为了让她吃上饱饭,我当然该去,去什么方我也该去,因为我是为了珍珍妹妹。

就这样,珍珍父女二人又过了几年,珍珍晃眼已经16岁了。终于,珍珍爸实在是因劳累,加上生活太差,离开了人世。在珍珍爸快断气的那一刻,她对跪在床的女儿说:“女儿啦,我去世后你找个人家嫁了吧,不要等文天了,他不会回来的啦”!女儿却说:“爸,我和文天都拜过堂的了,我要等他回来,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父亲知道女儿所说的“拜堂”是咋回事,只以为女儿大了会明白那是小孩子闹着玩,谁知女儿却当真了,硬是要一辈子地死等下去,而眼前的他,也没有力气再说服她了,因为他将去另一个世界了,他摇晃一下头,闭上了双眼,去了。

父亲的去世,让珍珍悲痛万分,从此成了孤儿,好在还有邻居们的照顾,日子还是要坚持地过下去。在珍珍在心目中,文天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她坚信这一点。之所以,有多少人给她介绍对象都被她拒绝了:他和文天是“拜过堂”的,我是文天的媳妇。

旁人说不服她,只好让她等吧!

文天被人卖给一个未结过婚的老姑娘,在上海一座古老的宅院里,文天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当然,是他从没有过的的生活,老姑娘很是喜欢文天,对他也特别疼爱,穿着“少爷”一般的服装,吃的当然是从未吃过的美餐。尽管如此,文天心里仍然丢不下在山里的珍珍妹妹。但是,他知道这是不能说出口的,因为,他已经是人家儿子了。

十几年过去了,1988年,文天在国外就学,已成为博士,而老姑娘妈妈,几年前就去世了,文天继承了她的财产,有了一笔在国外创业的基金,并且成了家,有了妻子和儿子。

离开山里的这么多年,他从没有忘记过在山里的那个珍珍妹妹----和他在树林里还“拜过堂”的妹妹。虽然说他当时也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儿时的记忆和烙印是永远在他心目中抹不去的。

他记不清楚山里的地址名,只知道那里叫“灌县”“江口”,啥村?啥队什么的一点也不知道。他曾经写过不少信,都因“地址不详”退了回来,他想念他的那个爸,那个珍珍妹妹。不知他现在过得好吗?

珍珍还是不结婚,就一个人单身过了几十年。

改革开放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她下地劳动,还搞副业。不到几年她又修建了新房。在她的心目中,文天总有一天会回来的,这房子,这家具都是为了给文天准备的,她要等他回来,她相信她的文天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珍珍每天都有一件对她说来是非做不可的事,那就是她要拿出那个文天送给她的那个花石头,她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但每次当看了后,心里总会有着说不出的高兴和快乐-----这个石头已经代表着文天,有了这个石头,她的一切悲痛都会烟消云散。

在门前的大石头上,珍珍几乎每天都要站在那里,向着出山的方目不转眼地望着,在她心里,总有一天,文天会从那里出现,回到她身边。

她也曾经试图去找过,但是,父亲回来的那天晚上,并没有说文天去了哪里,只说他去了有饭吃的地方,而且,就是因为文天去了,他爸才能背回来这几十斤玉米面。

2011年冬天,珍珍终于走完了她的人生,临死也没等回来她的文天,在她临终的时候,她手里仍然紧紧地握着那个象征文天的花石头,遗憾地离开了世间。

2012年初夏,在动车车箱里,一袭白色西装的老人(文天)格外引人注目,身穿简洁而显风度,一看便知是一位学者、海归。老人旁边坐着一年青人,显然是老人的学生陪同。二人有说有笑,兴高采烈。二人目不转眼地观望着车窗外田野迷人的风光,家乡的巨变让他惊喜万分,并从脸上流露出对旧事的怀念,

睛空万里,蓝天白云,文天和学生坐在轿车里,文天从车窗里向外张望,十里长街景色尽收眼底,家乡的巨变让文天脸上显露出惊讶和兴奋。车行至宣化门两人下车步行。并肩走向蒲柏桥,站立在桥中央,左右前后观望离别后都江堰的新变化。文天用手指指这里,又指指那里,不停地和学生介绍,两人都显得格外兴奋。

学生在街上向路人打听:都江堰是不是原来的灌县?江口在那里?在路人的指引下,他们又驱车赶到了江口乡政府,在政府办公室里,一位政府官员紧缩眉头,在帮助这位外国归来的客人收索谁是“珍珍”。因为老人只知道这个名字,他爸叫啥名他不知道。最后一位年纪稍大一点的干部,终于想起了这件事来,啊-----你就是那位年当被……

那干部立刻把话停了下来,想说,又欲言又忍。老人心急万分,在年青干部的再三登促下,老同志终说了:“珍珍已经去世了”。文天一听便晕倒在地。乡干部们可吓坏了,赶紧送进医院。

在病床上躺着的文天,挂吊着盐水瓶,旁边的那位老同志慢慢地讲出了所有的一切。最后,老同志说:“珍珍太痴情啦”!

老人双眼流着泪水,一次又一次地激动,他不停地说:“我回来太迟啦!太迟啦!”

在江口漂流的现场,老人被学生扶着,站在高处,望着下面欢天喜地,正在漂流的游客们,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点微笑了,这是文天为了感谢家乡,捐款搞的旅游项目。

老人跪在珍珍和他爸的坟墓前,流着泪,献上花……

作者心梦成韵2014-05-18

推荐亲情文章
  1.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2. 父亲的孤独与痛
    父亲的孤独与痛
  3.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4. 深刻的爱
    深刻的爱
  5. 今又重阳
    今又重阳
  6.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最新亲情文章
  1. 请你告诉妈妈
  2. 我爱家乡的桥
  3. 致——与世无争的您
  4.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样爱我
  5. 清明祭祖思亲人
  6. 重阳佳节话孝道
  7. 劳动和快乐
  8. 是恶魔也是天使
  9. 《茶余饭后》话随笔
  10. 不是省油的灯
热门亲情文章
  1. 我爱家乡的桥
  2. 请你告诉妈妈
  3. 回家吃饭
  4. 又是一年樱桃红
  5. 你不曾远去——怀念我的曾祖母
  6. 三种不同的母亲
  7. 祭奠我远去的母亲
  8. 沉默的父爱
  9. 自己的内心对一切人都是诚敬低下感恩报恩
  10. 天堂里的母亲,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