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亲情文章>幽兰吐芳香四季

幽兰吐芳香四季

清风旷野同行短文学 18 0 2019-02-20 13:53:25

一个人常怀念的时候,他就老了。女儿经常笑我。

然而,忘记却是那样不易,尤其是她——我的干妈。

清明节,来到干妈坟前已是午后,墓园中一片寂静,只有温暖的阳光静静照在一排排石碑上。我祭奠完岳父后,又带妻子和女儿来到干妈的坟头,系上五彩花环,然后烧纸嗑头。石碑无言,再不能像她在世时给我各种叮咛和嘱咐,只有照片上的微笑,依稀沉淀往日的记忆里。在的时候,她已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不是亲生的儿子,此刻,清冷的墓园,只有千秋的沉默。

我与她本天涯一方,但命中注定,我很小就来到这个城市。干妈与父亲在同一个单位,而且干着最繁重的体力活——建筑工。可干妈天生美貌,人缘又好,父亲在离开这个城市时候,把我托附给她。那天晚上,父亲没跟我说,就带着来到干妈家,听父亲说我要认她干妈,乐得笑不拢嘴:“我哪来这个福气,送来这么漂亮的儿子,不敢哦”。在父亲的再三要求下,我怯生生红着脸,第一次喊另一个女人叫:干妈。

我刚从学校出来,对生活上的事一无所知,在家的时候,母亲经常责备我:油瓶倒了都不扶,什么烧饭洗衣全无概念。而这时的干妈已饱受生活打击。丈夫患癌症去世,大女儿因婚姻苦难自杀,二女儿过继在上海,儿子因斗殴身陷囹圄,身边只有一个女儿相伴,也就是我的干姐。干妈命途多桀,自小虽貌美品优,一直被唤作“小美人”,但父母重男轻女,不让她读书,远嫁他乡后,生活和家庭缕遭不幸,但她内心一直刚强,一人带着儿女,靠给泥瓦工做小工维持生存。

我工作没多久,干妈因建筑单位更替,转而变成一个茶炉工。那时我住单身宿舍,不会烧饭,衣服经常忘在水池,父亲看到后埋怨我,干妈就在单身楼边烧茶炉,我每天去充水,她就把烧好的菜带给我,对我说:“男人哪懂啊,真是为难了孩子,从今后,把换下的衣服和床单都送来,干妈替你洗。我现在就是你的妈妈,有什么为难事妈替你干”。我听了眼泪忍不住淌下来。

一个人下班没事,我就喜欢来到干妈的茶炉间,坐在干妈的身边,帮她抱柴,帮她添火,冲地,干妈戴着一顶蓝色的工作帽,在一旁给我洗这洗那,忙个不停,边忙边聊,家里家外,无话不说。也许经历了变故,干妈经常夸我懂事:“就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能这样,天天跟着我,我要生个像你这样的儿子,我当年做马,累死累活,睡着都笑醒了”。

她儿子犯事劳教,远在城市的尽头。那时她的工资极低,每天省吃省喝,买了一大堆东西,要送到劳教所,但她不识字,连坐车路名都不识,天天唉声叹气,我说我带你去。长期不出门,一路晕车,不停地呕吐,天旋地转,我扶着她走在崎岖的山道,走不动了就坐下休息聊天,她对我说:“你干妈一辈子命苦,好不容易找到你干爹,没享几天福,他扔下我走了,把重担摞给我一个女人身上。为子女吃尽辛苦,这小疱子子又这样不争气,干妈活得真没意思。想想你妈真是有福气,有你这么个儿子,少操多少心呀”。我劝她,往后会越过越好的。

儿子出来的那天晚上,干妈把我叫去一走吃饭,她对儿子说:“从今后,你要多向你弟弟学学,不要整天不务正业,过去的事不谈,从现在开始要活出点出息,活出点尊严。我希望你们弟兄两个都能给妈脸上镀点金呀”。她已完全把我当作自己的孩子了。

有段时间,单位事情较多,我整天忙于工作,她到我宿舍说:“明天是星期天,我做了点好吃的,你们弟兄俩一起唠唠,喝点酒,放松放松”。有一次,干妈又喊我去吃饭,我加完班很晚,急急忙忙骑着自行车往小区赶,还没到小区,就看到干妈远远站在马路边上,不停的张望看表,不知她已在那等了我多久,看到我,终了舒了口气:“工作要干,不要累坏了身体,赶紧上去吃饭吧,都等着你呢”。

谈对象的时候,干妈更是比我操心。人家介绍,她非要先看一下:“我这个儿子可好了,我一定要先长眼,我不同意说什么也不行”。私下又跟我说:“要求不要太高,过日子最重要,长相只是一方面,要跟你贴心。干妈要是再有女儿,肯定不会让给别人,把你招女婿了”。笑得我拽着她的手臂连喊:“干妈,看你说的,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儿子”。

干妈丈夫去世后,一直都未曾想过改嫁。有一年,她调到另一个单身宿舍烧茶炉。有一个男人看中了干妈,天天围着她转,我干妈对那男人说:“这是我干儿子,比自己儿子跟我亲,你的好坏,他可替我作半个主的”。正是隆冬季节,我把炉膛里的火加得旺旺的,我和干妈就从温暖的炉膛边,干妈对我说:“孩子,你看看干妈是不是要出这个丑呀,我一辈子都过来了,不想再这条路了,不要老来还丢人现眼的”。我劝她,现在孩子都已长大成人,老人也要有自己的幸福,何况干妈你一个人,老来也要有个伴,子女毕竟不能时时刻刻都在身边,如果有个人真心与你相伴,干妈也要勇敢地追求一下呢,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呢,再说现在也很正常的。她把儿子女儿和我叫到一起,看我们都支持她,她这才下了决心,要寻找自己的幸福。

可人世间的事竟是如此复杂和变幻。干妈在经历很长时间相处后,从家里搬出,与那看似诚实的男人举办了简约的仪式,正式生活在一起。简短的甜蜜后,那人的秉性开始外露,对干妈挑三拣四,加上子女的纠缠,干妈满以为从此平静的日子再起波澜,最后不得不下决心分手。正应了她之前的想法,干妈后悔自责。我陪她去法院,办理了最后的手续,又把所有的家什搬回去,干妈哭了,我头一次看她哭,哭得如此伤心,她对我说:“干妈的心从此死了,泪也流光了”。我说:“干妈,以后的日子我们会多陪你”。她含泪点头。

又是一年的冬天,她开始经常对我说胃不舒服,吃了饱胀疼痛,老是有开不完的气,到医院一查,竟是胃癌。我们想瞒她,但她仿佛早已自知。最今她伤心绝望的是儿子以请医生为名,占染了毒瘾。当我们发现时,他已无力自拔。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做他工作,他说为了给母亲请最好的医生才不小心陷进去的。我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借口,劝他下决心戒掉。他当面答应,但很快回归老路,看着他越陷越深,所有的人都想尽办法。干妈刚刚手术,知道这件事后,对儿子说:“你不戒掉我从此不吃不喝,也不再治疗,我不想活了”。儿子主动要求去戒毒所,我们一起送他,出来时,干妈从未那么高兴过,烧了一大桌菜为他庆贺,但很快有一天,有人告诉干妈,儿子又和几个人吸上了,并且到处借钱。

干妈彻底绝望了。病情迅速恶化,那天,我坐在她床前,她目光暗淡地对我说:“你干妈这一辈子不知作的什么孽,死鬼走得那么早,丢下我一人,吃尽苦受尽和各种难以启齿的罪,想把几个子女养好,处处溺爱,自己天天稀饭咸菜,总先让他们吃饱穿暧,结果却招致这样的下场。你爸将你托附我,我没能对你做什么,你却比亲生的儿子还要好,但再好毕竟不是自己生的,我谢谢你这么年跟着,让我多多少少安慰了”。我替她擦掉干涩的泪,“我不怪别人,只怪自己命不好,跟这小小疱子子淘气已淘够了,干妈实在是太累了,我想睡了,睡了不想再醒来”。她让我找来小本子,把身后的帐全部算了一下,让我帮她再想想,是不是都做得妥当。我感觉,这一次,干妈的心已慢慢开始飞远。

最后一次我带妻子女儿去看她,她正住干姐家,是干妈主动要求的,也是她唯一一次住孩子家。她对我女儿说:“你爸你妈这么忙,奶奶没能帮上你,长大后要好好孝顺爸爸妈妈”。其时女儿虽小,但非常喜欢奶奶。我身在异乡,母亲不在身边,结婚办酒生孩子,全是干妈在操心,样样考虑得很细。女儿出生后,经常帮着照看孩子,而我能做的,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一点点安慰。但这一次任我怎么劝,干妈决意要走了。她不吃不喝不接受治疗,任儿子怎么说,她只有缓缓渗出的泪珠挂在眼角。

干妈真的走了,在走之前也没忘转过身跟我打招呼,然后一点一点消失在世界的尽头。时光流逝,干妈却没有从我的记忆中走开,直到许多年后的今天。

在我的记忆中,干妈一直站在龙西的那条巷口,慈祥美丽善良,正如她的名字:若兰,在芬芳岁月中,却又带着深深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