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亲情文章>谎言的真相

谎言的真相

傻子,须臾糜烂短文学 22 0 2019-02-18 09:39:11

在北京的四合院里,有着这样的一个我——易海。

我与母亲居住在这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在繁华的大都市里,像我们这种人是没有生存空间的。于是,我发誓,我要考上上海大学。那个城市有着一个叫郭敬明的人,它打造他的最世王国,而进入那个王国里,当一个大臣则是我的目标,那样我和母亲就不用靠在外地打工的父亲养活我们了。

正想着,手中的上海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便不自觉地握紧了。

我推开家门,看着母亲,我笑了,她在等我吃饭,那副神情和平常有点不一样。我觉得有点让我害怕。

“妈,我回来了。”我想让气氛不那么恐怖。

“回来了啊,吃饭,吃饭。考上了吗?”母亲回过神,突然变得和蔼起来。

我的心也重重的放下来了,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不过好像我不应该放下那么早。

“嗯。考上了,妈,我终于考上了。”我没有开始的惊喜。不过还是很开心。

母亲的神色突然黯淡了一下,我或许是看错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母亲不希望我考上似的。

“考上了?考上了。考上了就好,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有你爸呢,有你爸……”母亲微笑似的望着我手中紧握的录取通知书。

“嗯,我知道的,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此时的我突然变得有点哽咽。

“吃饭。”我与母亲对视一笑“先吃饭。”

此后吃饭的这一段时间,我与母亲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都在各自打算着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和平常母亲在一起的气氛截然不同,以前的感觉一下就不复存在了。说不上哪里不对劲,我想开口也没有办法,因为喉咙上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样,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毕业后的这一天。

有着郭敬明的城市的通行证的这一天。

这样特殊的一顿饭,就这样结束了,在沉默中结束了。

我怎么也想不通,可能因为今天是7月16日。

躺在床上的我,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我起身准备去院子里走走。看到母亲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便走过去敲了敲门,没有人答应我,我转过身,放不下心,又回头敲了敲门,还是无人应,感觉有点奇怪。母亲大概是睡沉了,忘了关灯吧,我这样安慰我自己。门是反锁着的,唉,母亲可能年纪大了,记性变得不好了吧。

我是有责任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的,我不想打扰母亲了,这件事又激发了我的斗志,于是,我回去睡觉了。

因为有母亲的陪伴,我入睡得很快,不过,我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梦见了父亲一直在追着我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逃,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第二天,当地一缕阳光洒进窗户,我醒了,是被吓醒的,此时,我突然害怕阳光的温暖,那让我有种猛烈地刺痛感。

我余惊未了的走出房门,母亲正在收拾屋子,桌上摆着粥和一些不太好看的咸菜。

“妈,起来这么早啊。哦,对了,你昨晚睡得好吗?我昨晚睡不着,准备去院子里走走,看见你房间的灯没有关,我敲了门,我想你没有听见。”我很平常的边喝粥边问着母亲。

但母亲似乎并不那么平常,我看见母亲怔了一下,“没,易海啊,妈最近不知道怎么的,养成了一个习惯,要开着灯才能睡着。”

我知道母亲是在撒谎的。可是我必须相信,因为她是我母亲。

“原来是这样啊,妈,好好照顾自己,”我真的很心疼母亲。

离开学时间还有一个月,我计划去做兼职。母亲同意了,不过很奇怪,母亲就是不让我做晚上的工作。我一个男生,又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母亲说是担心我休息不好。我答应了她。

我找到了在一家复印店做打字员的工作,到我开学,大概可以挣2500元左右,我和母亲都感到很欣慰。母亲常常叫我不要太累,说天塌下来有我的父亲顶着呢,不用担心去上海的学费和生活费,然而我与母亲都知道那个有郭敬明的城市开销很大。不过有父亲在,我想,我有这样的父亲真的是很幸运的。

我考上上海大学后,给父亲打过电话,不过一直都无人接听,我认为应该是父亲太忙了。于是,后来便没有打电话给他了。而母亲也告诉我她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了。

最近,我越发觉得母亲苍老许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母亲房间的灯总是开着。我想,这样母亲真的要睡的好些的话,那就这样吧。

早晨起来,总是可以看见母亲早早的准备好了早饭才,在打点这个不大不小的家。

“妈,我出门上班了哦。”我微笑着给母亲告别。

“儿子,路上小心。”每天都有这样温馨的送别,我很知足,没有其它更高的奢求。但与此同时,我也很害怕,会很害怕如果有一天没有了,我可以怎么办?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也不能想的。

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是我的心却越来越不安,总觉得有什么的事要发生似的。我觉得可能是要去大上海了,心中过于激动了,但愿是这样的。

可今天的一件事,让我为自己的乐观感到了一丝的自责。

傍晚刚回家,母亲早早的睡了,她房间的灯仍然是开着的,我准备洗漱后回房睡觉。不料,电话响了,拿起了很旧的手机,老板打来的。原来今晚值班的人有事请假,而有一份资料有是明天必须要用的,老板要我去把资料打出来,给我算加班费。望了望母亲的房间,还是准备去了,本来犹豫不决的我,看着母亲房间的灯似乎不再那么明亮,变得越发黯淡了,我转身又走出了家门。

穿过四合院,我好像走了很长的路,我很快到了公司,因为我老是觉得有人在追我……

我将资料准备完后,已经是凌晨2点了,想快点回家,回到那个温暖的地方。

我快到四合院时胡同前面的一个身影让我停住了自己的脚步,那是母亲吧?我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可是母亲不是睡了吗?我心里的疑惑不自觉地油然而生,我跟着那个身影一直走,知道她也回到了那个不大不小的四合院,我确定了那是母亲,我喊住了母亲。

她在四合院那头,而我,在这头。

“妈,这么晚你干嘛去了啊?”我疑惑的笑着,望着母亲满是疲惫的脸。

“啊…妈有点,有点不舒服,在院子里散散步。”母亲吞吞吐吐的解释。

母亲无疑是撒了谎的,我没有揭穿,因为那是我母亲,我想她是有苦衷的,但是心中的疑问却越来越大,而好奇也越来越强,这些不免让我心中的不安有加重了些。

母亲认为我是相信了她的。

我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心里好像知道了些什么,怪不得母亲总是开着灯睡觉,还将门反锁着,那她晚上究竟干什么去了?于是,第二天晚上,我假装很早就睡了。

等到深夜,我起床,母亲房间的灯依然和原来一样是亮着的,只不过灯光好像又淡了些。

我试探着喊了一声:“妈?妈?你睡着了吗?”仍然无人应我,我心中的想法更加确定了。我立马用身子将门撞开,里面果然一个人也没有,我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我顿时木讷了。

我坐在母亲的床边,知道母亲回来,时间是凌晨2点。

门被推开了,我望着母亲想要对她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我没有任何要责备她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让母亲对我有所隐瞒,仅此而已。毕竟我这么大了,而且我真的希望可以分担母亲的一切烦恼。

“妈,你这么晚,到底去哪里了呢?怎么不叫我一起呢?有我陪着你,你也会安全一点的,毕竟这么晚了。世道又这么乱。”我带着担心的口吻说了一大串。

母亲像一个受伤的小孩,一直沉默着,我试着又问了一句,“妈,为什么呢??”母亲还是沉默着。

这样的沉默让我害怕,就像我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和母亲吃饭时的氛围一样。我没记错的话,那是7月16日。

于是,我不再问了,想让自己改变这样的死寂,比上次还可怕的死寂。我走过去扶着母亲,母亲的手很冰,像刚刚从冰窖的棺材里的死人的手一样,我的脑海里映出这样的想法。不过令我害怕的并不是这个,因为这双手的主人是我母亲。

我让母亲早点休息,不想说的就埋在心底好了。我只想让母亲好好的。母亲睡下,我将灯关了,一片黑暗。又开始感觉有人在追我,我笑了笑我自己的愚蠢,因为这是在家里,我刚准备将母亲房间的门关上,听到了一个声音是母亲在叫我。

“儿子,好好照顾自己,晚安。”很温暖的叮嘱,那一刹那,我笑了。

“嗯。”我应了母亲。我想我不止要好好照顾自己,还要好好照顾母亲了,只是没想到这成了我与母亲最后的对话。我慢慢走到我的房间,被人追的感觉消失了,这是我拿到通知书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晚。我想,是因为那份温暖,是的,是这样的。

早晨起床后,看天色灰蒙蒙的,云沉重的地俯瞰这个世界,是要下雨了吧。

走出房间,今天与往常有一些不一样,母亲没有在打扫房间,而桌上也没有粥和不太好看的咸菜,现在突然觉得似乎以前那并不太好看的咸菜还是非常吸引我的。

我想母亲昨晚睡得太晚,可能是太累了,我不想去打扰母亲,于是我把母亲平常做的事都做好。将粥和咸菜放在桌上,好让母亲已醒来就可以吃。只是我在打扫房间时,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一个被揉的皱皱巴巴的纸团,好奇心是我打开了它,我看了后,脑袋一下变得一片空白,我瘫坐在了地上,所有的感官都在那一瞬间麻木了,尽然是——意外死亡通知书……

人物名字竟然是——易天。我头炸开了,僵硬的比站在刀刃上的稻草人更痛苦。而且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时间居然是——7月16日。

我脑袋的无数疑问一个个冒了出来,一切好像在做梦一样,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跑到母亲的房门前使劲敲门,但这扇门却将我与母亲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我猛的撞开门,一切和往常一样安静,并没有什么改变,母亲躺在床上,睡得很沉,气氛又回到了7月16日。我想将心中所有的疑惑解开,我呼喊着母亲,可是一直在房间里回荡的都是我一个人的声音:“妈,妈,妈,妈……”

我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直到最后我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是眼泪一直在掉…

我想抚摸着母亲苍白的脸,手举在半空中,却又迟迟不敢放下,应该是不愿放下。母亲那样安详的微笑着,我走出房间时,双脚像被什么束缚住了一样沉重,而心就像被无数根针刺穿又拔出来一样的疼。

我越发觉得冷,看看天空,越是阴沉,要下雨了吧。

母亲就这样死了。

我穿过昨晚和母亲对话的四合院,我开始一路狂奔,雨终于落下来,一滴一滴的再次刺穿了我的心,让我痛的无法自拔。当真相具有伤害,而谎言代表的是爱的温暖,那么,我宁愿永远不知道真相。

事后,我将母亲火葬,将母亲的骨灰放在我随身携带的包里,或许在别人眼里我是个神经病。

开学前一周,我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沓钱,一个骨灰盒,一封信。骨灰盒是父亲的。原来他追的不是我,是母亲。我想,他可能太孤单了。

而信的内容只有一句话:

儿子:

好好照顾自己。

妈妈。

我笑了,很自然的笑了。

而现在,我在上海大学的林荫小道走着,那阳光洒在我的身上,一点也不痛了,反而很温暖很温暖,空气中有母亲的味道。

一切都变了,唯一没有变的是我身上一直带着母亲的骨灰。因为,我知道的,那不只是骨灰那么简单。

真相是——今天是7月16日。(短文学网 )

推荐亲情文章
  1.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2. 父亲的孤独与痛
    父亲的孤独与痛
  3.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4. 深刻的爱
    深刻的爱
  5. 今又重阳
    今又重阳
  6.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最新亲情文章
  1. 请你告诉妈妈
  2. 我爱家乡的桥
  3. 致——与世无争的您
  4.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样爱我
  5. 清明祭祖思亲人
  6. 重阳佳节话孝道
  7. 劳动和快乐
  8. 是恶魔也是天使
  9. 《茶余饭后》话随笔
  10. 不是省油的灯
热门亲情文章
  1. 我爱家乡的桥
  2. 请你告诉妈妈
  3. 回家吃饭
  4. 又是一年樱桃红
  5. 你不曾远去——怀念我的曾祖母
  6. 三种不同的母亲
  7. 祭奠我远去的母亲
  8. 沉默的父爱
  9. 自己的内心对一切人都是诚敬低下感恩报恩
  10. 天堂里的母亲,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