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亲情文章>风雪夜归人,写给母亲

风雪夜归人,写给母亲

即冬短文学 78 0 2019-03-13 10:26:27

街灯睁开朦胧的睡眼,欣赏着寒风轻挽着雪花的纤纤酥手翩翩起舞。人们都睡熟了,冷寂的街上,只留下我和母亲婆娑的脚步声,是撒下的一串串动听的音符,为了寒风与飞雪而弹奏。忙于家计,母亲总是工作到深夜。每逢冬天,我便去接她,年岁大了,眼睛花了,背也驼的厉害,脚步蹒跚起来,而且天冷路滑。我握紧母亲的手,竟不敢相信自己的触觉,何时变得这般粗糙,如同枯木的表皮,我低头望着面前的这位瘦削的老人,白雪已爬满了鬓角,难道就是她含辛茹苦抚育我度过二十三个年华么?我一次次追问自己。记得小的时候,我总是尽力翘起双脚才能够到母亲的胸口,那时的她在我心里特别的高挑。还记得您一笔一划为我抄写古诗,为我一句一句解读着,解读着其中的意境,解读着生活的美好,解读着我幼小的心灵,那时的她知识丰富,如今事过境迁,现在的她矮小、寡闻,再也禁不起岁月的折腾。

我们默默的走着,似乎走进了时光的隧道,溯回到曾经的一幕幕往事,每一滴感动积聚而成浩瀚的江河在胸中翻滚荡漾。也是冬天,雪下的紧,我伸出稚嫩的手拿出鞭炮,风很大,火柴怎么也划不着,母亲立刻解开大衣,挡在我的面前,双手用力撑开衣襟,当“劈啪,劈啪”的鞭炮声响起,我和母亲都会心的笑了。如今想起总不免泪湿了眼睛。我是一只风筝,无论飞的再高再远,线的另一头却永远紧握在母亲的手心里。

可是,却总有一件事不时的涨退心海,一辈子也无法抚平。那时,继父的收入很少,家里人多平时吃不饱,母亲心疼,只得让我双休日去她工作的地方,偷偷买点吃的东西。一次母亲身无分文,我却很想吃包子,翻遍了所有的衣袋只找到两毛钱,于是母亲顶着寒风,骑上车子,走了很远的路,只为买一个包子。回来后,搓着冻的通红的双手,从贴身的衣袋里拿出了还有余温的一个包子,心里暖暖的。后来,在一次聊天时,我才得知她在去的途中摔倒了,膝盖渗出血来,染红了裤子,她不顾这些忍痛骑着车子,终于来到了包子铺,徘徊了许久,才走了进去。当伸手摸钱时,却怎么也找不到,急了一头的汗。一定是丢在路上了,无奈,母亲声若细蚊地对老板说:“我、我、我想赊一个包子,钱丢在路上了。”老板一瞥眼:“没钱,就说没钱!这么大人了,还赊包子吃?也不害臊。”母亲一言不发,强忍着泪花。“人要自食其力,趁年轻,找些营生,也不能光靠这个吃饭!”说着扔给母亲一个包子。母亲急急冲出了门,骑上车子,直飞奔回来,泪洒了一路。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人问我幸福是什么?我笑了,其实就是能吃到母亲做的饭菜,并且还能在饭菜里吃到母亲不小心遗落的头发。也许现在不觉得什么,可是,等到你花甲之年就一定体会的更清楚。而我的幸福始终定格在这寒风舞雪的夜晚,我和母亲默默地走着,脚下的路就这样延伸下去,每一步都留下深情的足迹……

雪尽情的怒放着,怒放出爱的花瓣,洒遍每一个角落,溶透心里。我脱下大衣,披在母亲的身上,用手轻轻梳理着母亲被风吹乱的发丝,透过母亲的慈祥的眼睛,折射出我的整个世界,飘渺的天地之间,行进的两个影子,散发着无数温暖的光芒,感化了寒冷与黑暗。

标签: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