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文章>亲情文章>那些年我还是个细伢

那些年我还是个细伢

全能警察短文学 33 0 2019-04-16 13:22:23

(一)

1969年冬月三十,湖北木兰山下的小镇上,嗯妈在自家瓦房子里,奔死奔活地生下了我,然后就把用单片裹住的我,晾于床角,兀自缩在被窝里,怄得稀哩哗啦。

闻讯赶回的老爸,抱起床角冻得乌青乌青、没了声息的我叹道: 遭孽遭孽,是条性命呐!遂换絮片包住,直接往炉火上烤起。。。

嗯妈闭着湿糯的眼睛喃喃: 一个是女,二个是女,么第三个了,还是个女伢咧?

老爸回道:女伢就女伢,我家冒得田又冒得地,不指望她们犁田耙地。

街上人笑哇~

他笑他的,我过我的!

1973年正月十八,刚过三岁的我屁颠屁颠地迎上进门的老爸,嘴巴不懂事地牙牙学话: 爸爸,爸爸,快去看,嗯妈。。。嗯妈又生了个女伢!

(二)

是的,我叫三多,妹妹叫四多。

不过长姐的名字倒挺讲究,叫金珠。因为是头胎,而且是嗯妈在嫁过来的第十年才得到的第一个伢,自然是珍珠宝贝,金贵的不得了。

等到二姐落地时,我大大即嗯妈的婆婆发了话: 生就生了,只当是个猫哇狗的,菜倒点养,莫太娇惯了哈。遂起名足珠,意思是足了,够了。

我和妹妹来世时,大大早已不在。很庆幸我们的嗯妈心不够狠,老爸亦良善, 在那个偷生娘娘(专偷女伢)盛行的年代,我们姊妹几个终究是一个也冒被偷走。

从此,嗯妈,老爸,引着我们姊妹四个,竟在木兰山下的老镇子里,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三)

本来幸福的生活,就是一家子相亲相爱,姊妹四人茁壮成长。

事实是,每每大人小伢咸菜萝卜地正吃饭时,我却在一边嚎天大哭,为么咧? 因为吃不进饭。为么吃不进? 因为菜不好吃。么菜好吃咧? 糖!

于是,我在这边吃倒红糖开水泡米饭,二姐在那边冲我翻着白眼唱歌谣:

好吃佬,冒得脸;

好吃糖,烂牙床。

难怪记忆中做细伢时,我就是满口黑乎乎的烂牙。不管你是在站倒,坐倒,还是睡倒时,总有颗坏牙变身锈钉,钻进牙床,痛得好吃佬是磨地打滚。

白天痛时,就扯住老爸的衣角,老爸也能耐心地弯下身,伸出热乎乎手指,摸倒烂牙问:是不是咧个痛? 必要时,老爸试着捏住那颗牙,轻摇轻晃时。。。突然用力,竟能拔出一颗(有时是半颗)痛牙来。

(四)

牙不痛时,我也能自玩不闹,看家护妹的。

嗯妈忙着去烧火做饭,把不会走路的四多放下,让她一双小手扶倒竹床站好,然后叫我们三个看下妹妹,莫让倒了。

刚吃完奶水的四多蛮乖,她小小身躯散发一股嗯妈身上才有的奶香味。顺着这缕气味,我慢慢嗅到四多身旁,故意抓了抓她稀软的头发,看她凶倒眉头,一只脚在地上蹬、蹬、蹬地狠我。我继续用手摸摸她的小脸,捏捏她的耳朵,然后我俩就嘿嘿、呵呵地嘻笑起来。

最后不晓得为么事,我被生气的老爸从对门仓库提回家里,指着四多小腿肚上的血印子吼: 是你咬的不?

天呐,我是心馋她身上的奶味,难道是我啃的?但看那圈独特的细细尖尖牙印。。。

不好!我立马放声大哭,力图声音盖过小妹之啼嚎。

(五)

长姐是家里的公主,姊妹几个就她总有新褂子穿,而且好吃的也都是紧倒她先。不怪嗯妈老爸偏心,因为她从小偏食以致身体不好,长得黄巴拉黑还经常生病。

那天嗯妈老爸去了草品厂,街上的学生伢也都上学走光了;我手里紧抓个石头,盯倒堂屋里的一只癞蛤蟆,一步一趋。跟到后厢房门边时,咦!?房里有人!

是长姐,她正偎在床上看书。她冒去上学,可能又是病了,朝她桌子上望去,真的又有好吃的东西。

下石头,我喊了声姐,扶倒房门就站在那里,公主抬头望我笑笑,又低头看她的书。

见她不明就理,我用劲把门一推一拉,门轴就嘎吱嘎吱;再用劲一推一拉,门轴再嘎吱嘎吱。。。

终于,公主从桌子上拿了块饼干,然后冲我招了招手。。。

(六)

街北头来了个叫花子,说是逃水荒来自很远很远的外省,会唱大戏,大家都去看热闹。

二姐慌慌的就要往外跑,回头看眼床上熟睡的四多,一把拦住身后的我,语气狠狠地: 你莫去,就在屋里,看倒妹妹!等她跑远了,我也撒腿往北跑,旋即转身返回家中,拖过一张木凳,接在四多睡觉的床沿下。心想四多醒了,她能自已踩倒木凳下床撒。

然而,四多冒按我的路线下床,结果从床上掉下,俩脸得青紫二色如花猫状。下班的嗯妈气得一边烧火做饭,一边狂骂: 两个死女人,有本事跑出去疯,就莫回来! 躲在隔壁二伯门囗的我大气不敢出,旁边的二姐却小声嘀咕: 死女人死女人的,自已还不是个死女人?!

身后的酒疯子,我亲二妈听到,用惊诧的眼神盯住二姐姣好的面容,脱囗而出: 体面苕哇!!

(七)

圆溜溜的小石子,在二姐手中被高高起,迅速回手抓起下面两颗时,返手接住空中的。。。玩魔术样。我只想要一颗玩,二姐眼睛一横: 走远些,小心石头掉你脑壳上。

嗯妈在灶下烧火,脸上映着红光;我慢慢擦过去,学着扯了几根稻草,往灶膛里塞;老爸挥着锅铲于灶台上问: 看哈水开了冒?嗯妈就俯身探向灶膛,随后把长长的火钳伸进右侧,慢慢夹出一个铜壶,壶囗的水珠们上窜下跳。

足,快把开水瓶送过来。老爸朝堂屋的二姐喊了声,但二姐玩着小石子,似乎冒得耳朵。

嗯妈骂了句,又把火钳伸进灶膛,拖出一坨黑乎乎硬梆梆的东西,小心地拍拍吹吹,掰开后,露出软糯的红苕瓤子。嗯妈揪下一小撮递给我: 闷倒吃,莫叫外头的苕货听倒!

吃饭时,我看见老爸手里藏倒一截红苕,偷偷地塞给了二姐。

(八)

细伢时的办酒酒就是一群小屁伢簇倒俩屁伢结婚,扮新人的是一男一女,也可以光是俩女伢——只要当中有人带了坨粒糖来。

在我家灶房,建英头上搭条围巾,长长短短的流苏垂向脸上,脖子上;而兵兵正把两条鼻涕使劲地往回缩。。。他俩紧挨倒站那,装模作样地一起上拜下拜。细伢们嘻笑拍掌,热切地期盼着新郎口袋里的坨粒糖来。

结新姑娘喽,发糖喽 !

结新姑娘喽,发糖喽 !

哪里来的野杂种,吵么个吵吵吵?吵你娘的胯子! 酒疯子二妈突然从隔壁冲进来,大声麻炸地吼骂,似乎要吃人。办酒酒的细伢们吓得东逃西窜,立马鸟兽散。

长姐放学回家后告诫我: 莫再带伢屋里玩——你酒疯子二妈脾气拐得很,因为冒生养过伢,最见不得细伢们玩闹。我嘴巴应着,心里头却仍为冒到手的坨粒糖,伤心不已!

(九)

每年厂里进了新鲜稻草时,老爸都会买上一回来,摊在田梗、草坡上;大大的太阳晒上一天,晚饭前收起,匀匀铺于垫絮下——爬上床,真叫一个肉坨坨,暖烘烘呐!

我与长姐睡一头,二姐一人睡另一头。如往常一样,被窝里的六只光脚丫,咚咚嗵嗵中又搞起了脚丫拉锯战。

莫踢莫踢! 爸爸刚在草上洒了六六粉,看叫你们捅的,蓬得到处都是,——莫吸到口里头了! 长姐突然蒙了自已的囗鼻说。

噗噗!二姐马上龇牙吐口水: 我囗里好像有,有六六粉,有毒呐!完了完了,么办咧?

冒得事,老爸的声音从隔了半堵墙的主房跳过来: 六六粉专门毒虱子跳蚤,不毒人,莫怕莫怕!

哦哦,不毒人哈!姊妹仨放下心来,停了被窝里的拉大锯,老老实实闭眼不动;但听墙头的几只家鼠,于帐子顶部,跑来跑去,嗵嗵嗵地!

(十)

四多能走会嗲话时,街坊四邻渐渐有了传言,大概内容是: 良瑛(我爸)家的第三个,蛮害人,是个害人精!随后附带几庄我的害人案例 :

一,大英家留做晚饭的馍馍,放筲箕里挂在房梁下,被哪个细伢爬窗户够泼(撒)了。说是我;

二,南头田嫂家的几只小细鸡,被发现在粪凼里乱扑腾。说是我把鸡撵进凼的;

三,彭幺爹家的被面、被里子晒稻场上,被糊上了污水和泥巴。说是我弄的;

四,投放于沟边、屋檐下的老鼠药,被几个细伢搜寻,进猪食槽中。说是我带头的;

五,七娘家的毛毛差点被捂死——伢被翻兜的摇窝倒扣地面。说是我去瞎摇摇翻的。

每次嗯妈气得咬倒牙齿找扫把,都被老爸拦住: 莫气莫气,马上要把她送进去,关起来的。老爸指的是正在筹办的街道幼儿园: 尽老师们去管她 ! !

推荐亲情文章
  1.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秋凉了,让回家的车票温暖我的心
  2. 父亲的孤独与痛
    父亲的孤独与痛
  3.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来生还做您的女儿
  4. 深刻的爱
    深刻的爱
  5. 今又重阳
    今又重阳
  6.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纪念那颗吊了我许多年的歪脖子
最新亲情文章
  1. 请你告诉妈妈
  2. 我爱家乡的桥
  3. 致——与世无争的您
  4.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样爱我
  5. 清明祭祖思亲人
  6. 重阳佳节话孝道
  7. 劳动和快乐
  8. 是恶魔也是天使
  9. 《茶余饭后》话随笔
  10. 不是省油的灯
热门亲情文章
  1. 我爱家乡的桥
  2. 请你告诉妈妈
  3. 回家吃饭
  4. 又是一年樱桃红
  5. 你不曾远去——怀念我的曾祖母
  6. 三种不同的母亲
  7. 祭奠我远去的母亲
  8. 沉默的父爱
  9. 自己的内心对一切人都是诚敬低下感恩报恩
  10. 天堂里的母亲,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