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网>小说>短篇小说>最后的身份

最后的身份

光路星途短文学 86 0 2021-04-03 18:57:44

(一)

十月十日,飞虎堡被天龙帮袭击,天龙帮似乎对飞龙堡的布局了如指掌,,一场血战,只有少主秦风在众人掩护下得以逃走。其实在此之前一日,飞龙堡已经是乱成一团,堡主秦宏忽然被发现死在自己的书房里。他身后有一处刀伤,一刀致命。秦宏自进入书房之后,外面一直有守卫看着,整整两个小时间,只有儿子秦风进去过一会儿,难道,儿子还会杀自己的父亲不成?若不是众人掩护,被天龙帮袭击之日,秦风也已经倒在血海之中。

据说天龙帮是最近几年才在江湖出现的一个门派,不过在这几年中逐渐强大,除了飞虎堡,天龙帮已经铲除了好几个中原的江湖势力。只是这天龙帮给人感觉确实很神秘,底下有多少分舵无人得知,为首的帮主以及座下四大天王皆不以真面目示人,就连帮会中人也不曾见过他们的样子。

(二)

几日后,逃出飞云堡的秦风来到了路边的一个小饭饭铺,经过这无名的路段,就能到达他想去的地方——沙城。

沙城里最大的的势力,自然是沙老爷子为首的海沙帮。沙老爷子和秦风的父亲倒是有不错的交情,秦风此来,自然是要投靠于他。

秦风来到小饭铺里,一坐下来就叫小二上了几碟肉菜,三大碗的米饭和一壶酒。这饭铺的老板是个满脸麻子的老头,这麻子老板此刻正奇怪的看着囫囵吞枣的秦风。

“这小兄弟吃的实在够快,看去像是三天没吃饭的小叫花。”

说话的是站着麻子老板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麻子老板对她说道:“你少管人家,还不烧饭去!”

妇女哼了一声,向厨房而去。

秦风吃完那几碗米饭,便开始喝着那一壶酒,

这时,小饭铺忽然进来了三个人,他们很快就要来了饭菜。他们三其中一人长的比较高大,身长九尺,浓眉大眼,下巴留着的大胡子越显粗犷,这可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外号大刀关虎。其他两个显然是他的跟班。

“大刀关虎,让我们好找!”嘶哑的声音,说话的人摘下了带着的斗笠,露出蜡黄色的脸。他就坐在关虎斜对面的桌上,坐在他同一桌对面的,还有个同样带着斗笠的人。

“阁下是什么人?”关虎朗声问道。

“嘿,这你休管,还是乖乖交出你身上包袱里的东西!”

关虎原本平静的脸色忽然一变,不过随即赔笑道:“关某包里不过几件衣服几两银子,阁下怎么。。。”

关虎话未说完,那人已抢道:“少在这装蒜,难道你心里不明白?”

关虎一脸铁青,他身旁的一个跟班忽然冷笑道:“阁下不问缘由就想要我们的东西,这未免可笑!”

“哼!”那人忽然一个箭步,由掌化爪,朝那跟班击去。那跟班身子本能的极速后退,不过他还是慢了半拍,那人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下一刻,跟班的身子已经被扔到一边,喉咙也已经被掐碎。

看到这一举动,在场之人露出惊骇的表情,脸上也多了份凝重,关虎的另一个跟班更是不由自主的退抖起来。只有秦风依还是旧在那不时的喝着壶里的酒,周围的一切他仿佛不知道似的。

关虎却脸色煞白“,毒爪功,你们是秦岭双鬼?”话一说完他的目光已经转向另一个同样带着斗笠的人身上。

那带着斗笠的人淡淡道:“不错,正是我们!”

话一说完,他已出手。不过关虎又岂是刚刚那跟班可比,手中的大刀快速拔出,迎了上去。

秦岭双鬼是两亲兄弟,之前出手那人名叫铁狮,而此刻正与关虎打起来的叫铁豹。这两兄弟因为在秦岭一带与一些绿林上的人做过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故而得双鬼之名。

铁豹与关虎这时已经交手数几十回合,相持不下。关虎的刀法虽然不快,力量却极大,铁豹的毒爪功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却难打到他的要害。

不过铁豹却非单独一人,铁狮的身子忽然凌空而起,破风声响,两根袖箭射出。关虎欲转身用刀格挡,却已来之不急,其中一根袖箭已插入他的肩头。

关虎只觉身子一麻,已站立不稳。

铁狮嘿嘿笑道:“这箭涂有我们配的软骨散,你现在已经是网中之鳖了。”

关虎面色如纸一般苍白。

铁豹冷笑说道:“你还想反抗不成?”

关虎的身子已经瘫软,他想伺机逃串,却自知已无可能,咬牙切齿说道:“既然二位看上的是我包里的东西,拿去便是。”说完,他慢慢卸下包袱向铁狮扔去,不管如何,他还想多活上个几年。

小饭馆里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

“早知如此,又何必废我们些力气。”铁狮一把接过那包袱。

“大哥,要不要杀了他?”铁豹道。

“算了,东西到手,我们走!”

说完,两人向屋外走去

(三)

“好,三位打的好!”说话的是小饭铺那个麻子老板。

秦岭双鬼停下脚步,目光凌厉,瞪向麻子老板,不过麻子老板像是没有看见一样,脸上的笑意并没有消失。

“老头,你少管闲事,小心你的人头!”铁狮喝道。

麻子老板慢慢的走向铁狮,笑道:“这包袱里的可是好东西,老头子我倒真想瞧上一瞧。”

“找死!”话一说完,铁狮已向麻子老板的喉咙抓去。不过麻子老板却似乎早料到有此一着,只一个转身,便闪开了铁狮的致命一击。

秦岭双鬼不由一愣,不过,更令他们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饭馆里的人忽然一个接一个的昏死过去,包括瘫软在地上的关虎在内。秦风趴在桌子上,酒壶已经是空的了,也不知道他是和其他人一样呢还是喝了个烂醉。

秦岭双鬼想再次攻击麻子老板,不过下一刻他们已经面色如土,他们终于知道,包括自己在内,这里所有的人居然都中了麻子老板的毒,只是他们到底是怎么中毒的却不得而知,难道是因为桌上的酒菜?

“你们中的是血雨浓香的毒,是一种粉末,只要火一烧,毒气会散发于空气之中,却没有任何气味。关虎进来之时,你们所有人就已掉到我们的陷阱。”一个中年妇女从厨房慢慢走出,脸上说不出的得意之色。这正是开始嘲笑秦风吃饭像小叫花子的那个女人。

那女人又笑道:“看来你们内力还不错,毒发还没有晕过去”。

“你,你们是怎么人?”铁狮吞吐道,他和铁豹两人都已瘫软坐在地上。

麻子老板道:“我想你们应该听说过天龙帮。”

秦岭双鬼一惊,“你们居然是天龙帮的人。”

那女人冷笑道,“哼,数十多天前,一些武林人士发现一处墓穴,这包袱里的金蝉甲正是墓穴里的宝物,只要人穿在身上,便可刀枪不入,想不到争来夺去,竟到了关虎的手里。我们也是三天前才调查得知,没想到你们消息倒也灵通的很。”

铁豹道:“所以你们得知关虎行踪之后,便杀了这里的老板,扮成他们,来了个守株待兔?”

麻子老板笑道:“不错。”

秦岭双鬼心里狠的直咬牙,此刻却也是无可奈何,满脸的苦水,不一会儿他们便像众人一样晕死过去。

(四)

那女人道:“这东西,总算到了我们手中,我可不想一直扮的像个黄脸婆”。说完,她已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掉,露出一张精致的脸庞,这哪里像个妇女,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少女。

那麻子老板同样将人皮面具撕开,原来这麻子老板也不过是个快三十岁的青年人。

青年人打开那蓝色包袱,看着这金光闪闪的金蝉甲,不禁赞道:果然是好东西。

那女人来到秦风面前,淡淡道:“飞龙堡的少主人,想不到竟也落到了我们的手中。”

青年道:“我们天龙帮数日前袭击飞龙堡,想不到他成了落网之鱼,不过现在看来,老天还真是眷顾我们。”

青年目光变得有些凌厉:“只是我不明白,帮主为什么在击溃飞龙堡之后却只下令捉拿漏网的秦风,而不许我们伤他性命!”

那少女道:“帮主想的东西,我等岂能窥探而知?算了,东西既已得手,我们现在便回帮会复命,顺便带上这条漏网之鱼。”

“回去?”青年冷笑,突然出手点了少女身上的几处穴道。

少女顿时脸色煞白,他可是对这青年没有一丝的防备,毕竟他们是一路人。少女惊怒道:“你这是做什么?”

青年大笑起来,看着手里的金蝉甲,道:“从现在开始,这东西就是我的了。”

少女冷冷道:“你说什么?夺取金蝉甲可是帮主的命令,我们还要拿回去交差,你这么做,无论如何天龙帮迟早有一天会查到你身上,难道你不知道背叛天龙帮的下场?”

青年道:“哼,那又如何?”

少女听完他这话,神色变得诧异,不过沉默半响,又平静了几分,少女对那青年道:“有件事一直困扰着我,不过现在,我也大概知道了,你本就不是天龙帮的人!”

此言一出,少年神色微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道:“哦?”

少女道:“半月前,帮主派你我领人攻打天虎门的一处分堂,那时候我们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可是就在当天,敌人好像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给我们来了个瓮中捉鳖。那一战我们损失惨重,我相信,我们帮会中一定有内奸,否则敌人不可能知道并提前做好了准备!”

青年道:“所以你怀疑那个内奸就是我?”

少女反问:“难道不是?”

青年冷道:“你想的并没有错,我正是天虎门派到天龙帮的卧底,可惜你知道的已经太晚了,现在我完全可以杀你灭口!”

少女忽然冷笑,道:“你就这么自信能对付我?”

青年笑道:“你已经被我点了几处穴道,难道还能逃脱不成?”

少女道:“单单是我自然不行。”

青年大笑,“这里现在除了你我,所有人都已中毒,你还能有什么指望?”

“当然,他还有我!”

青年脸色一变,猛一转头,一个年轻人正站在他的面前,不是别人,正是秦风!

(五)

你没有中毒?青年一脸惊讶的看着秦风

秦风笑道:“我的确中了血海浓香的毒,只不过恰好有解药而已。”

青年不解道:“血海浓香是天龙帮专门研制的毒药,你怎么可能有解药。”

少女忽然道:“那谁跟你说他不是天龙帮的人?你不是一直疑惑为什么帮主只要活捉他?现在你可明白?”

青年脸色一僵,随即对秦风道:“天龙帮袭击飞龙堡前一日,飞龙堡堡主秦宏被杀死在书房中,那时据说只有你进入过他的书房,难道你杀了你父亲?”

秦风冷笑道:“你觉得呢?”

“这。。。”青年一时语塞

少女道:“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秦风,真正的秦风早就在一年前死了。”

青年怛然失色,欲言又止。

假秦风道:“一年前,秦风亲自带着贺礼去给沙城的沙老爷子拜寿,不料在回来的路上却遭到了清风寨马贼的袭击,不过他武功确实不错,很快便突围而出,不过他却没有想到,会栽在了自己的心腹柳剑南手中。”

青年的惊讶的神情久久不能平复,道:“所以你便来了个偷天换日。”

秦风道:“不错,而我正是柳剑南,我暗中下手杀死了秦风,进而易容成了他的样子,而别人问起,只道是秦风遭遇马贼袭击,而心腹柳剑南及手下为了保护他突出重围而被马贼杀害。我以秦风的身份卧底在飞龙堡,行事都方便了很多。”

青年道:“这么说清风寨也早已经被你们控制了,这一切都在你们的计划当中?

少女道:“我们只是派人假扮成马贼而已,清风寨不过是我们的替罪羔羊。”

青年道:“这应该都是天龙帮的最高机密,你和我不过是区区一个分舵舵主,你对这些计划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少女道:“因为我不仅是天龙帮的分舵舵主,更是天龙帮的四大天王之一。”

青年道:“那柳剑南他。。。”

少女道:“他当然也一样。”

青年脸色苍白,天龙帮四大天王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他怎么也想不到其中二人此时此刻就在他的面前。青年不再说话,不过身子却动了起来,他忽然以极快的速度一掌击向柳剑南。现在只有出其不意,他的反击成功的机会才会更大。

不过他还没有击中柳剑南,身子便已停下了,柳剑南的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短剑,那把短剑此刻已插进了青年的喉咙。

青年的身子重重的倒了在地上。。。

柳剑南撕看向那女子,对那她说道:“千幻魔女的易容术果然是举世无双。我有时都会忘记自己是柳剑南”。

那少女听到他在夸自己,莞尔一笑,道:“那你现在把人皮面具撕下来不久好了?”

柳剑南向她走了过来,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现在可不行,秦风这身份用处可大着呢。”

千幻魔女道:“以秦风的身份混入沙城?”

柳剑南道:“那是当然,沙老爷子和飞龙堡关系可是一直不错。”

千幻魔女微微一笑,接着,两人拿着金蝉甲离开了这里,朝沙城的方向而去…………

(完)

推荐短篇小说
  1. 生不逢时情深厚
    生不逢时情深厚
  2. 狗·男人
    狗·男人
  3. 谢奉琦
    谢奉琦
  4.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二十四)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二十四)
  5. “逗”争
    “逗”争
  6. 弄巧成拙
    弄巧成拙
最新短篇小说
  1. 思念前任的句子
  2. 芒种节气的谚语
  3. 2020最新沙雕可爱的自动回复句子大全
  4. 分手以后适合发的说说45句 分手以后发的说说
  5. 分手后的话语 分手后的经典伤感说说
  6. 婚姻走到尽头的心情短语
  7. 分手经典句子说说心情 分手后发的伤感说说
  8. 治愈系情话短句
  9. 自己心静的句子
  10. 被老公背叛的句子说说心情 痛彻心扉
热门短篇小说
  1. 梦里梦外(第二回)触电奇遇
  2. 拜年——献给我的大爸
  3. 睡梦成真
  4. 半世浮生却因情之二十八
  5. 你是我的红苹果(小小说)
  6. 长椅(二):一个阴谋
  7. 半世浮生却因情之二十九
  8. 以纯文学的名义
  9. 刘木的乡村别墅
  10. 那些年,那些事(3)